首页 平凡的激情 下章
第16篇
李长江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说的是事实而以,絮,相信我,我决没有揭伤疤的意思。你不觉得我们现在交流的很自然很轻松吗?我们别在给自己背包袱了好吗?不早了,睡吧!”

 接下来的几天,工作紧张的忙碌着。军哥有空还会来帮忙,柳絮有意无意的会偷偷注意军哥,不错,军哥眼角的余光,经常瞄一眼自己的股,这让她感觉非常难为情,同时不可否认有一种奇怪的足感。也让她多少有些恐惧。

 初冬,北方已经很寒冷了,一场大雪把大地装扮的银装素裹。这不,李长江接到一个大单,一家建筑公司一次就定了十五万的电线和开关面板。让他们两口子高兴异常,本来李长江送货,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这次柳絮不放心,路面都结冰了,加之工地就在柳絮原来公司附近,也想顺便看看以前的同事。

 不排除柳絮有种炫耀的心里,特意给原来的同事买了好多小礼物。李长江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想,女人的虚荣心真是天,没再说什么。装好货,李长江和柳絮在前面带路,小货车跟在后面,向工地驶去。

 路是真难走,撒过盐水的路面,积雪还没融化干净,离开主干道就更加难走了。车轮碾过的积雪,光滑如镜。好在把货物安全送达目的地。卸货,清点完毕。楼上楼下的找这个签字,那个盖章的,一通折腾。李长江心中感叹,要不是柳絮一起来,还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拿到钱呢?

 总算结账,拿到支票,已经下午两点了,两个人随便在路边小饭馆吃了点东西。当走出饭店时才发现,雾霾已经笼罩大地,白茫茫的。

 坐在车里的李长江转头对子说:“你感紧系好安全带,雾太大了。”

 柳絮边系安全带边对丈夫说:“知道了,你小心点开车,我们直接回家吧,不去公司了。”

 李长江想了想说:“好吧,那我们前面路口转过去,有条近路,车也少,到家能快点。”

 说完开车缓缓向家驶去。

 这条路车还真少,就是路窄一些,积雪多一些。由于路上没什么车和人,李长江不觉加快了速度。柳絮不无担心的说:“你慢点,雾这么大,路这么滑,你开那么快干嘛!”

 李长江自信的说:“没事,我的技术没问题。”

 话还没说完,前面路旁突然一辆电动三轮车转弯掉头。李长江来不及多想,猛踩刹车向右打方向盘,无奈冰雪覆盖的路面,没有让车速减下来,反而冲出马路,一头扎进路边的沟里。砰的一声李长江失去了知觉。

 柳絮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击的短暂失去意识。手臂刺骨的疼痛,让她慢慢清醒过来。身体有些麻木,想抬手,右手已经不听使唤,只有剧痛。她这才意识到出车祸了,惊恐的转头发现丈夫趴在方向盘,一动不动,脸上都是鲜血。大声惊叫:“长江,长江,你怎么样了?长江你醒醒啊!”伸出尚有知觉的左手,摇晃丈夫。柳絮感动一阵眩晕。下意识的在口袋里摸索手机。车外传来路人的惊呼声:“哎呀妈呀,完了,车里人够呛了,快报警。”柳絮不知道怎么掏出的手机,意思模糊的拨通军哥电话。微弱的对军哥说:“我们撞车了,在公司前面路口左转的地方,快,快。手机掉落,失去知觉。”

 电话传来军哥焦急的喂喂声。

 刺鼻的酒和消毒水味,让李长江想咳,却咳不出,闷的不过气来,睁开眼睛,模糊的脸慢慢清晰。是妈妈,是妈妈憔悴的脸。他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妈妈怎么在身边。含糊不清的说:“妈,你怎么在这,这是哪啊?”

 李母惊喜的看着醒过来的儿子,眼泪哗地涌出,”长江啊!你醒了,你出车祸了,你昏了三天,吓死妈了。”

 李长江茫然的回想过去,哦,车祸,医院。一点点回复记忆。柳絮,柳絮呢?她在车里呀,柳絮呢?不会是?惊恐的想大叫。只发出一个字:“絮,絮!”

 李母知道儿子想的是什么。忙对儿子说:“柳絮没事,断了一条胳膊,已经离危险了,放心吧!”

 李长江哦了一声,再一次昏了过去。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病房多了许多面孔。妈妈,岳父岳母,还有几<平凡的激情>
上章 平凡的激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