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科 下章
第163章 不温不火
灿谢老将、我希望世界和平毖、脐噪风网书友口万旧殛茁皮8缨、在水一万四、最爱淘淘,四、贲小猪如、缘散不由我驹宇、,田纠刀,四的打赏!

 “好吧,你既然提出来了,我答应你就走了。”李紫月到也干脆,不想和唐寂继续就这个问题争辩下去了。

 李紫月答应了,唐寂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今天李紫月的变化有些大,唐寂必须要好好下思路才能适应。

 总觉得一切不会这么简单,但是唐寂就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李紫月喜欢他吗?

 不喜欢干嘛要试着和他交往?

 喜火,

 一个女生喜欢上一个男生,应该是她这种表现吗?

 她不温不火的,就象一壶永远烧不开的水。

 不,应该块永远化不开的冰才更合适。

 两人都没说话了,唐寂拿起手中的摄像机向李紫月拍摄了起来,李紫月起初没在意,后来发现了唐寂在拍她,便出言阻止了他。

 唐寂打开了车窗。把摄像机对着外面拍了起来,他倒不是真的在拍什么,而是脑子里有些,不停地在思索着什么,想努力理清头绪。

 “靠边停一下唐寂突然向李紫月示意了一下。

 “怎么了?”

 “有人好象被摩托车带倒了”唐寂放下摄像机,向前面指了指。

 “你下去做什么?会有警和力来处理的李紫月向前面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

 “我是一名医生。”唐寂回了李紫月一句。

 李紫月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把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唐寂拉开车门走了下去,李紫月这才看到,在黑色越野车前面不远处。有一位老人和自行车一起倒在了路边。

 李紫月经常关注新闻,倒是记得一件事有一个姓彭的小伙子把一位被车子撞倒的老婆婆扶了起来,结果老婆婆赖上了他,说是被他撞倒的。

 主审法官认为,根据常理。不是你撞倒的人,你为什么要去扶,所以判决姓彰的小朋友赔偿老婆婆四万。

 自从那件事出了之后,再有什么老爷爷、老婆婆之类的倒地。就不会有人好心上前搀扶了,甚至连心,力电话都不帮着打,以免到时候被赖上了,法官会说。不是你撞倒的,你干嘛报警、打口啊?

 唐寂倒没想那存多,他看到那老人摔得不轻,以前不是医生,帮着打个出也就罢了,现在好歹做了李府的家庭医生,他也慢慢把自己当成了一名医生,所以再见到这种事情,就无法袖手旁观了。

 至少在口0急救车过来之前,查看一下老人的伤势吧,而且老人很可能会需要一些紧急处理。

 唐寂取出了力急救电话,然后快速来到妾人身边蹲了下来。

 “这里疼不?”唐寂很仔细地帮倒的老人查验着伤势。

 “有点儿

 “这里疼不?”

 “很疼

 老人显然伤得不轻,而且很痛苦。不停地呻着。

 唐寂初步检查了一番之后,感觉情况不是很妙,老人股骨头骨折,椎也严重受伤。弄不好也骨折了,必须要进行一次关节置换和椎内固定的大手术,否则以后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在中国,上了年纪的老人,如果没钱做这种关节置换的大手术,不能再站立起来的话,很快就会成为家人的负担,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您别动,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唐寂一边在老人身上几个**位按着帮他止疼,一边安慰着他。

 李紫月下了车走了过来,站在唐寂身后不停地看着时间。

 一名警不知道是自己看到的。还是接到有人报警,向这边走了过来并向唐寂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好象是一辆摩托车。刚才超速行驶,把他从后面给带倒了。”唐寂向那警解释了一下。

 “警同志,千万别让他们两个跑了,就是他们把我撞倒的”地上受伤严重的老人拉住了唐寂。大声向那警喊着。

 “不是我”唐寂连忙辩解了一句:“我是一名医生,只是下来帮你查验伤势的。”

 “你别跑了啊!”警向唐寂待了一声,然后回过头把李紫月的车牌号抄了下来。

 李紫月气得一跺脚,转头回到黑色越野车上坐下了,本来她是准备和唐寂一起把老人送去医院,就算出医疗费也无所谓,但被人这样诬谄。感觉很不好。

 警弯下又向老人问了几句什么,然后

 “我不会走的,你伤得很重,别动。”唐寂不得不蹲下了身子,因为老人拉住他的手臂很用力,导致老人拉扯到了身体的伤处,表情显得异常痛苦。

 市内救护车来得很快,老人被抬上担架的时候,还一直扯着唐寂的手臂,唐寂不得不跟着他上了救护车,并一起去了医院里。

 在医院的急救中心,老人不停地呻着,但是不肯前去检查,一直死拉着唐寂的手臂,好象怕他跑掉了一样。

 李紫月也跟了过来,站在唐寂身后没怎么说话,神情显得有些烦

 过了几分钟之后,两名中年妇女和三名年轻男子来到了医院,看样子是老人的家属,和老人说过几句话之后,立刻死死的扯住了唐寂。

 “他不是我撞倒的,我是一名医生,网好路过那里,所以帮他查看了一下伤势。”唐寂向那几个人解释了一下。

 “撞了人别想跑,快所人拿钱过来给我爸治病,”

 “我本来是想找我那位朋友借钱帮他治病的可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唐寂被拉来扯去,忍不住有些怒了。

 “你撞了人当然要赔钱!”几名年轻人听唐寂说要掏钱,更加认定了他就是率事者,立马全都围了上来,恶狠狠地拉住了唐寂。

 “他伤得很重,椎和股骨头都断了,知良痛苦,我不会走的。你们快安排他去检查吧,晚了手术都来不及了。”唐寂提醒了一下这些人,上还躺着的不停呻的老人。

 “先让人把钱送过来!不然怎么检查?”几人不管唐寂在说什么,只是不停地拉扯和推搡着他。

 “怎么回事?”两名警察从医院外走了进来,不知道是谁报的警。

 “他撞了人还想跑!把我爸的腿和都撞断了!”一名中年妇女气势汹仙地和两名警察说了一下。

 “是个什么情况?”那警察转向了唐寂。

 “我是个医生,网好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被一辆摩托车给撞到在地,所以下车帮他查看一下伤势。”唐寂摇了摇头,内心感觉非常的失望。

 “警察同志,看看这个吧。”李紫月把唐寂的变形金网摄像机递到了两名警察面前。

 摄像机很清晰地记录下了当时发生的一切,一名摩托车骑得飞快、穿红衬衫戴头盔的胖男子,从后面经过老人身边的时候,把老人的自行车给带到了,那摩托男还停下来向后看了一眼,随即马上加起速度飞快地离开了。

 两名警察看了看上老人的衣服,确认了他就是摄像机中被撞倒的那位,然后把录像拿给了老人的家属们看。

 录像的最后,还清晰地录下了唐寂下车时和李紫月的对话。

 “不是你撞的,你那么好心干嘛?谁知道那骑摩托的是不是你同伙?”看完录像之后,一名中年妇女仍然对唐寂不依不饶。

 另一名中年妇女和三名年轻人把她拉去了一边,显然是觉得真相已经大白之后,她还那么说唐寂有些太过了。

 “知道我这张卡里有多少钱吗?”李紫月很生气地舟那些人走了过去。

 “把这家医院买下来都只用个零头!”

 “帮你爸爸做手术治好病,要多少钱?十几万?几十万?哼!还不够我一顿饭钱!”

 “本来我这位朋友好心想帮忙,我也准备替他把钱出了,就当捐给灾区了!看看你们这是什么态度!?”

 “现在一分钱也别指望了!”

 李紫月说完,拉起唐寂的手臂,气咻咻地把他扯出了医院。

 上了车之后,李紫月直接发动了车子,两名警察这才突然想起,她刚才给他们的摄像机还没取回去呢。

 几名伤者的家属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跟着两名警察身后向黑色越野车追了过来,但是黑色越野车迅速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那名一直责骂和拉扯唐寂的中年妇女,一**坐哭天嚎地起来。

 “你以后还多管闲事不?”李紫月没好气地问了唐寂一句。

 “你有的是钱,我只是想替你做些善事”可这家人偏偏不领

 ,唐寂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的钱拿去烧了也不会给这种人!”

 “何必呢?”唐寂摇了摇头:“你不懂小老百姓的苦,那老人真的很可怜,伤这么重,如果没有钱医治,基本上离死不远了。”

 “世界上苦的人多了!你能管得过来吗?就算能管到的,也要看值不值得吧!”李紫月显然余怒未消。

 唐寂没再吱声了,今天这事儿着实让人郁闷,救也郁闷,不救也郁闷。

 唉,,这社会是怎么了?

 求推荐票!   M.ebAxS.cOM
上章 医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