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科 下章
第169章 玩死你
公谢书友“口四诬瓒旧0、书友。“口口,们旧山州,洛拉夏的外袍甥、涛涛声依旧,田、纬依唯一,田的打赏!

 “唐哥。椅子!”小玫身边的同学提醒了唐寂一声。

 唐寂没有听那位同学的建议,他双手一使劲,一声断喝,把面前那张很沉重的实木长方形餐桌给了起来。

 向前大踏一步之后,唐寂象挥舞一子一般,把那餐桌在身前用力地挥舞抡砸了开来。

 餐桌所到之处,杀气阵阵,惨叫声声,在场的所有人,做梦也想不到,居然会有人用这种东西做武器。一时间,有人手臂被拍折。有人脑袋被拍破。有人则直接被拍飞”

 店员们发现,他们手中无论是还是刀具,在唐寂那裹挟着强大杀气的餐桌面前,根本都不抵,他们只剩下挨打的份,毫无还手之力。

 一阵阵惨叫声过后。店子里还站着的,只剩店老板成龙和他的两名贴身护卫了。

 不过他们三人现在脸上都写满了惊诧,仿佛有些不太相信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跪下!”

 唐寂向那三人一声厉喝。同时把手中的长木桌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成龙和他的两名护卫,在唐寂的厉喝声和眼神强大的杀意威压之下,两股战战,了一子,居然三人一起整整齐齐地跪在了地上。

 “还要赔钱吗!?”唐寂从起一摔断的桌子腿,走到了成龙三人面前。

 “不要了不要了”成龙下意识地向唐寂磕起头来,他做生意好多年了。一直靠着他这帮手下和他的副所长表哥后台,在整条街上恃强凌弱。从来没遇到过象唐寂这么彪悍的。

 “靠!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我妹妹被打的事儿怎么算?”唐寂一桌腿砸在了地上,砸得成龙浑身忍不住一抖。

 “我去去去后面给你拿两万块钱过来”兄弟,钱啊什么的都好说,打打杀杀多不好啊,世界和平最重要”成龙站起身好象准备开溜了。

 “妈十十的!老十子让你站起来了吗!?”唐寂一耳光打过去,刚站起身的成龙又被打得跪了下去。

 “让人在两分钟内把钱送过来!超一分钟,我打烂你一拇指头!”唐寂一边说一边摁住成龙的手。用木在他小手指上砸了一下。

 成龙立刻惨叫起来,当然这一下唐寂只是警告,还没有真把他手指头砸烂。

 “我马上办!马上办!”成龙忍住疼,拿起手机和那边说了起来,并且催得很急。

 唐寂的恐吓还是起了效果的,刚到两分钟,就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战兢兢地拿着两叠百元大钞。向成龙这里走了过来。

 “没长眼啊?给这位大爷!”成龙这时候倒没忘了在那女人面前威风一下。

 唐寂伸手接过钱点了点,看起来不象是假钱,他随手把钱扔给了身后的小玫,然后再次起了手中的半截桌腿。”让你打我妹!妈十十的!没长眼啊!?”唐寂的桌腿丝毫没有客气,在三人脑袋上一人一下,打得他们头破血,惨叫连连地伏在了地上。

 这三下唐寂已经很省着力了,否则他们三人的脑袋肯定全都要开花

 “大爷放过我们吧,以后再也不敢了。”地上所有还能动的店员,全都如捣蒜般地向唐寂磕起头来。

 “干什么!?光天化之下敢如此行凶!?”十余名附近派出所的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冲进了店里。

 正捂着脑袋在那里哼哼的成龙。见到来人,立刻连滚带爬地来到了那几名警察面前:“表哥!他无缘无故砸烂了我的店子,把我的人都打残了,还敲诈了我五万块钱。你可要为我做主啊!”那名领头的警察瞪了成龙一眼,显然是对他喊他表哥有些不满,这种关系。还是不要公开的好,这样才能暗箱操作嘛!

 “把在店子里搞破坏、闹事的不法分子全都抓起来,带回局子里去!”王副所长大手一挥,手下十余名警察立刻向唐寂和几名学生围了过去。

 “妈中十的!就凭你还敢抓我!?”唐寂这会儿火气正大着呢,他还真没把这几名小警察放在眼里。

 “你谁啊?我就抓你怎么着!”王副所长向左右看了看:“都楞着干嘛?快把这个凶徒给我拿下!”

 离唐寂最近的两名警察刚靠拢到唐寂身边,就听到一声闷响,两人的脑袋不知怎么就撞到了一声,他们甚至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倒在了地上。

 “靠!反了天了!袭警!搞死他!”至副所长身边站着的名年轻警蔡烘虾口了,替王副所长指挥起来。

 “搞死他,之类的话。当然不能从王副所长口中说出来,这样是会被人抓住小辫子的。

 余下的警察全都从身上出了警,对付唐寂这种身手了得的“凶徒”是必须要下狠手才行了。

 唐寂早就从地上两名倒地的警察身上出了两,用唐门太极亮出了一个很酷的叨生出来。

 今晚的事,看来要豁集去了,唐寂明显是杀红了眼。

 昨晚在李府受到的怨气,一直没找到地方发,今天算是逮到个机会。

 “都给我住手!”该翼节由书凹四据书友上传

 一个声音从门边传了过来,虽然这声音不够响亮,但厅里的人还是可以行到的,那些准备去抓捕唐寂的警察,也一起停下了手向身后张望了一下。

 王副所长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来,这才看到菲龙鸭子负大门口走进来了两名年轻女子。

 王副所长长期在官场混,还是有几分眼色的,这两名年轻女子的衣着装扮,明显和大厅中间站着的那名凶徒,还有那几名学生不一样,他一眼就可以看出,她们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子女。

 “你们是什么人?”王副所长回头向两名女子质问了一声。

 虽然身处官场,不能轻易得罪人,但是在对方未亮明身份之前,王副所长也不想在气势上落了下风。万一对方只是一般的生意人,却在这里冒充老大呢?

 这样一声质问,既不丢面子。也不得罪人,是先探明对方底细的最佳选择。

 “是你惹不起的人

 其中一名看起来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女开口了,一脸的冷漠和傲慢。

 不用说,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女,就是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赶过来的李紫月。站在她身边那位,刚才大喊“都给我住手,的,是和李紫月一起赶过来的闰竹。

 “呵呵,我惹不起的人?我们身为人民警察执行公务,有什么惹不起的?敢问两位小姐是哪个府上的?家里没有人管教的吗?这么大胆放肆”

 王副所长果然是见过世面的人,一方面表明自己不怕。以免在下属面前失了面子,另一方面,仍然是在继续试探对方的底细,如果这样说了之后,对方仍然不肯表明身份,多半就是在诈唬人了,那就别怪王副所长对她们不客气了。

 李紫月并不答话,而走向旁边的闪竹看了一眼,闰竹会过意来,于是伸手拍了两下巴掌,门外顿时车灯大亮,极亮的白光照得菲龙鸭子焚里所有人都有些睁不开眼来。

 大大小小八台车。一共载来了李府近五十余名保镖,留下十人在外面守着,余下四十余人齐冲进了店内大厅。

 进来之后没有一人开口说话。而排开站在了李紫月和闰竹的身后,羊且顺手关上了菲龙鸭子负的大门、拉下了靠街所有窗子的窗帘。

 这些人全都黑衣黑帽黑鞋,排列整齐、刮练有素,一只手放在身前,一只手放在背后,从肩头处可以看到他们手中的家伙。

 “想玩黑的?”王副所长脸色一下子变了。

 他心里清楚,敌众我寡,稍有不慎,就要吃眼前亏了,能出言镇住对方是最好的了。

 “玩死你又如何?”李紫月面无表情地回了王副所长一句。

 王副所长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脸色一阵发白,一会儿发青,他心里清楚今晚惹上了不好惹的人但这时候立刻认输服软,在下属面前就彻底没面子了…有话大家好好说,,我们过来,只走了解一下这里出了什么事,最后该怎么解决,还是要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嘛”王副所长身边有一名相对比较年长的警察,这时候看出了王副所长有些搞不定了,于是出面和了一下稀泥。

 和稀泥是一方面,同时也是为了吸引对方注意,给同伴争取时间,让他们把求援的信号尽快发出去。只要等到警局和特警队的支持就不用再害怕这些凶徒们了,至少可以让他们全身而退吧。

 “商量什么?他刚才已经给我们定为,黑,的了,我倒想知道我们是怎么个“黑,法李紫月冷冷地回了那老警察几句。

 “是啊,我们只走路过进来看看的,请问王祖名副所长,我们是动手砸店了呢?还是杀了几个警察?怎么就成黑的了?”闰竹在一边附和了几句。

 王副所长脸色大变,对方连他的名字都一清二楚,可见她们确实来头不

 求推荐票!   M.ebAxS.cOM
上章 医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