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如意 下章
第5章 挑拨精
 夜半丑时下了一场雨,淅沥沥得扰人清梦。

 等到雨声稍停歇的时候,沈顾氏察觉到身边起的动静便也跟着睁眼坐起,“老爷。”

 沈伯仲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在上,“才寅时初,离天亮还早呢。昨晚累着你,再睡会儿。”

 沈顾氏闻言晕开娇羞绯红,想到昨晚历的那番鱼水之神态愈发娇媚,昨儿个老爷和娇娘在她这处吃饭,娇娘还让人做了一大碗汤最后全都落了老爷肚子,后来才听侍候的敏姑说里面掺了鹿茸人参,故才…

 沈伯仲低头,看着夫人娇羞咬着角,这番姿态又不由忆起新婚夜后,“琳琅,你我夫都十数载,还有什么好害羞的。”随着他目光落向,那□□的肌肤泛起柔羞粉,就差要把自己埋了被窝里。

 他顺势往上一坐,便将人搂了怀里,烛火氤氲,眉眼含俏,当真是一副好景。甫一低头,便触到那细腻脖颈,轻轻啃噬其上…那温暖的气息洒在耳旁,沈顾氏身子酥软的依在沈伯仲怀里,反手抱着他,因他动作而呼吸急促了起来…

 良久,沈伯仲才将人放在了上,耗了一会功夫才把怀里的人打理好,但看女子仍旧脸色红,□□无边…不由黯哑了嗓子道:“再晚可要把早朝给误了。”

 沈顾氏羞红垂眸,将衣领子扣上,跟着下拿过搁于屏风上的那套朝服为他穿起。沈伯仲伸开双臂,由着她替他更衣,倒也十分享受这份温暧柔情。余光里瞥见搁在头的书册,挑了挑眉,“列女传?”

 “娇娘那送来的,我看了些,倒觉得好看的。”沈顾氏仍是低头,还有些羞赧。

 沈伯仲颔首,“都是些不凡女子,看看也好,娇娘如今喜欢看书是件好事,我让于伯搜罗不少,你们母女俩在墨韵苑品茗对弈看书也不失为一桩消遣。”

 “娇娘前面因为身子不便倒静养了子。”沈顾氏闻言也是欣慰,尤其是这两母女俩感情远胜从前,她就更舍不得,“只可惜这样的日子也不到一个月了,老爷,娇娘当真要嫁封家二公子,那还不如…”那个风的李安。

 沈伯仲听她提起这话题就拂开了她的手,“娇娘就是叫你那子给坑害的,如今这事都已经定了,没的回旋余地,你也休要再提,尤其是在娇娘面前,只管记住她喜欢的人是封晏,并不是那什么封墨台!”

 “这…”沈顾氏没想到竟还要这般诓骗,哪受得住眼泪打转。

 沈伯仲最不爱看的就是沈顾氏这般作态,受不了她胡搅蛮,当即穿好了衣服推门出去。

 房中只余下沈顾氏低低隐隐的啜泣声。

 等到天光大亮,雨早就停歇,青石小径上落了一地花瓣,堆积起的小水坑里浮浮沉沉,很快映照过一抹纤细俏丽身影。

 沈如意刻意等了等,到辰时末才来潇湘苑,不过入了门发现竟还有个比她早的,正拿着针线簸箩认真跟沈顾氏求学。

 “大小姐。”屋外几名丫鬟一道行礼。

 “娇娘?”沈顾氏听到动静看向她,出笑来,“用过朝食没有,敏姑,去拿些点心来。”

 “用过了,敏姑不要麻烦了。”沈如意笑着挽留人道,沈顾氏的子好摸得很,对原主可谓是掏心掏肺了,有什么好的都堆了面前去,反而把自己摆低了去。这子不是不好,只是若得不到相等的回报,便显了落差来,“我带了红豆枣子汤来,宛桃,去分几碗。”

 红豆挑得个头大且满的,颜色是鲜的红豆,熬成沙沙稠稠的甜汤,和甜的大枣子,补血养颜好气

 只是汤碗还没端到沈顾氏面前,就叫旁边一声轻哼打断。“黄鼠狼给拜年。”

 说话的是个年约十一二的小姑娘,一袭梨花青绣轻罗长裙,小小的鹅蛋脸五官标致,一双细眉拢到了一块去,看似对她十分不满。

 “她是…”沈如意认不出是哪个,要说是小姐,可身边都没个丫鬟磕碜,可要说是丫鬟光是瞧那身打扮也不像,也不可能坐到榻上去。

 沈顾氏因着少女的态度正沉下眉眼,喝斥思儿,听到女儿发问才回了道,“这是沈思,你黄姨娘的女儿,思思,方才说的什么混话快给你姐姐道歉。”

 沈如意有些印象,好像那位黄姨娘是哪位官员送的歌姬,生下沈思后身子就一直不好去了,沈思的名字也是沈伯仲随意取的,按照排行,后来才换了思字。沈思托沈顾氏照顾,才不至于可怜孤苦,如今倒比原主这亲女儿更像亲女儿。

 “可我没说错,上回她就是这么来讨好您的,带她出去等出去又把您一个人撇下,走了十几里路还叫祖母责罚。”沈思气鼓鼓说道,并非是沈如意错觉,而是真的十分讨厌她。

 “…”沈如意张了张口,并没说出什么来,虽晓得原主是个坑人的子,但没想到这么坑,蔫了一旁。

 可就这么一沉默叫沈顾氏心疼了,“娇娘,莫听思思胡说,不是那么回事儿,是我中途被李夫人拉着说话,我俩错开了。”还一壁给沈思使了眼色。

 沈如意抓握住沈顾氏的手,“好母亲,是娇娘错,娇娘以前惹您伤心。”余光里瞥见沈思嘴角嗤讽的弧度,掩了掩眸子,“只可惜娇娘悔悟得晚,如今临到要嫁人,这般一想就更舍不得母亲您了。”

 沈顾氏叫她说得也不由眼眶泛红,原本一早上就为了这桩难受,直到沈思寻来才憋着些,紧紧回握住沈如意的手,唤了两声娇娘。

 “可是有思思妹妹替我在母亲身边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谁要替你照顾!”沈思当即想也不想反驳。

 “原来思思妹妹是不愿意,亏得母亲待你这般好。”沈如意眼底溜过一丝狡黠,故意说道。

 沈思晓得上了她的当,愈发生气,腻了沈顾氏身旁,“我照顾夫人是我的事,才不是替你照顾的!你…你个挑拨!”

 沈顾氏一愣,随即想透不由也吃吃笑。

 “那你有本事别吃我这个挑拨的甜汤啊。”沈如意故意伸手去夺,被沈思躲了过去。

 躲去了沈顾氏的身后,故意一副气人模样,“就吃,谁让你欺负我!”

 这么一闹,俩姐妹之间的隔阂倒是消了不少。沈思看了眼沈顾氏脸上的笑靥,一副小大人模样地点了点头,认真建议道:“要不还是别吃药了,我觉得你这样好的。”

 “…”作为返魂的沈如意呵呵了两声,并不搭话,舀着甜品就察觉沈顾氏并不高的情绪,下意识便往敏姑看去,见她一副言又止的,便寻了借口离开会儿找敏姑打听,这才晓得好不容易促成的两人又为着自己起了矛盾。

 从外面回去的沈如意瞧向榻上矮几搁着的花布绣料,便道,“下月出嫁,不知制一件霞帔可还来得及?”

 “来是来得及,可…”沈顾氏原先就有这想法,可这门亲事到底是不如意,若可以她定是要替娇娘在老爷面前再说说的。

 沈如意的眼睛亮了亮,“那就劳烦母亲了,用鸳鸯罢,比练雀要好看些。”

 沈顾氏看她有主见样子,只当她还被蒙了鼓里愈发心疼,女儿家嫁那是一辈子的事情,稀里糊涂得可怎生是好。

 “母亲,娇娘虽然记不得从前的事,可这些时也听了不少,撇开听到的,单从那封家二公子将娇娘送回来这桩便可见人品,如父亲说的,娇娘嫁过去不会受委屈。至于封家大公子…也不知是如何传出的谣言,他与林家嫡女几年前就定下的亲事,娇娘怎会横一杠,坏人姻缘。”

 “可能是那时候你脑子进水了。”正是沉重的时候,沈思突然嘴道,后又想了想不对,“你现在才是进了水的。”

 “…”沈如意别有深意地瞟她了一眼,孩子小别计较…

 “总之,母亲就莫为我担心了,不管娇娘恢复记忆与否,娇娘都记得今时今说的,嫁乞随乞嫁叟随叟,不会反悔。”

 沈顾氏看向神情无比认真的女儿,抹了抹眼角,“是我多虑了。”

 “莫要再跟父亲吵,娇娘盼着父亲和母亲和和美美,再给我添个小弟弟。”沈如意瞥了一眼沈顾氏平坦的腹部,化作轻松打趣。

 沈顾氏没料到她话锋一转,想到昨个夜里的不有些脸红,“这事可不得胡说…”

 “小弟弟好,好软!”沈思也不由跟沈如意一样盯着看,她还记得杜姨娘不让她碰世泽来着,可小气了。

 沈如意一副你看的模样,直把沈顾氏臊得没边,赶了两人喝甜汤去。沈如意舀了颗红枣,想到病逝前母亲还在努力造小娃娃,也不知有动静了没…

 忽而隐隐杂杂的咋呼声传来,沈如意回神问了宛桃,“外面怎么那么热闹?”

 其中一名丫鬟敛了脸上□□,恭敬回禀,“回大小姐,是萧公子,萧公子跟三小姐传诗,以乞巧为题,正是焦灼难分上下的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 四娘正解!!感谢唯有兔的地雷么么么么么哒!!  M.ebAXs.cOM
上章 沈如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