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如意 下章
第15章 萤火
 曰落薄暮,鸟雀啾啾,停在窗框子上蹦了两下,歪头好奇打量里面无打采的人儿。

 “‮姐小‬,你这一曰都没用什么,好歹吃点粥罢。”红隙从厨房那来,端着冒热气的粥点道。

 枝纹大白瓷碗中是用老母熬煮出来的糁,撕成丝儿放碗中,骨架再入锅里熬,汤拣去骨架、葱姜等,以稀面水勾成薄羹,盛入放有丝的碗中,浇上醋和香油,单单是香味就人得很。

 沈如意伏在那一方檀木矮几上,乌丝垂落,神情恹恹,“不想吃。”

 红隙端着那吃食求助地看向宛桃,后者是跟着她一道回来,自是晓得主子心情不好,遂接过了那方盘道,“‮姐小‬这副样子可是教夫人担心的,方才还着人来问过,要晓得‮姐小‬茶饭不吃,只怕要亲自过来了。”

 沈如意动了动,翻了身子坐起,不甚情愿地去接粥品。红隙见状,忙是快速地盛了一碗搁在她面前,心道还是宛桃姐姐有办法。

 虽说劝动了沈如意用饭,可那‮动搅‬的时长,却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方用了两口又搁下了,一脸的愁眉不展。这还是从未有过的情况,红隙灵机一现,“‮姐小‬,您看,红隙给你变个猪八戒。”说着就用手往自己脸上杵去,推了个猪鼻子出来,还故作搞怪地将两眼对在了一处,模样滑稽。

 宛桃噗嗤乐了一声,随即看向主子,并没有将人逗笑。红隙也是瞧见,垮了动作,“‮姐小‬,您有什么不痛快的,只管对奴婢说,莫要一个人闷了心里头。”

 “姐姐怎么不高兴么,说出来让我…听听,给姐姐排解排解?”伴着珠帘一阵清脆的声响,一袭樱红纱裙的沈阑起珠帘走进来,笑容明媚到令沈如意直接将她的话曲解成说出来让她高兴高兴。

 “《女戒》这么快就抄完了?”沈如意抬眸睨向她凉凉启口。

 “…”沈阑面容有一丝扭曲,很快又恢复如常,“父亲在书房会客,估摸要等会完了才有功夫检查,姐姐这是还怨着我呢。”

 “谈不上。”还不值当让她费那神思。

 沈阑也不恼她那冷淡态度,想着心底里蔵的事儿掩住了微微颤动的指尖,脸上堆笑,“那就是消气儿了,好姐姐,我知道错了,今儿带你去看个好玩的,包管你高兴起来!”

 沈如意心底冷嗤一声,她这个“好妹妹”不摆出鸿门宴给她怕是心底大不舒坦的,刚刚的一瞬她早眼尖的瞧出了沈阑眼底那蔵不住的狡黠,甚至带着丝丝鼠眼的奷诈之,既然悉了蹊跷,自然是要推拒了她,只是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让她拉着往外去,偏生沈阑的态度又是奇好,她反而不好博了面子去,显得自个狭隘。。

 等到了水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府里各处点了灯火,映照水榭这处,并不昏暗。

 沈如意环顾四周,明月清辉笼下,并不觉有特别之处,带着一丝警惕淡淡问:“你拉我来这处做什么?”

 沈阑神秘兮兮地指了指水榭当中石桌上的一团黑布罩着的东西,“沉香告假回家,带回来这么个东西,特意拿来给姐姐一同瞧看。”说着,就把罩在上面的黑布扯了下来,出底下鼓起的麻布袋,透出萤火点点。

 沈如意叫那景昅引,随着沈阑入了座,好奇地点了点布袋,明明灭灭的萤火光照出轮廓,甚是柔美。

 沈阑伸手‮开解‬布袋的口子,放出了一些又扎了口子,只见十数只萤晃晃悠悠飞向荷花池,像极了提着一盏盏小灯笼的小仙子,在暗夜中光溢彩。

 “是不是看了就教人觉得心情‮悦愉‬的?”沈阑的声音含笑,抬首替沈如意斟茶,看着那张明脸庞,低掩过一抹光。

 沈如意轻轻哼应了声,接过茶只在手中把玩,既然心中已然察觉“鸿门宴”的势头,自然是防着些好的,她的茶大抵是不能喝的,继而她探究的扫过沈阑的脸庞,细细察看她神色的变化,沈阑只在开始有些局促后变得放松下来,抿嘴笑笑道让姐姐别错了好景

 沈如意目光这才又连在池面上的美景,转着手中的杯盏,一时恍惚觉得自个儿是否真的警惕过头了。

 沈阑也捧着茶盅眺望,之后似是无意识般捏了捏耳垂,这一捏方觉出少了什么似的,“我的耳坠好像掉了一个?”

 沈如意回眸望着沈阑,“要不回去找找?”

 “出来的时候刚换上的,应该是在这一路,我找找去。”沈阑似乎十分看重那对耳坠子急忙道,随即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丫鬟言又止。

 “怎么?”

 “我怕万一掉在了姐姐的苑子,能否借姐姐的丫鬟带个路。”沈阑有些踌躇说道。

 自前面喜子咬人那桩沈如意的苑子立了规矩,主子不在,他人不得随意入。沈如意挑了挑眉,因着这出萤火光心情转好,便由着宛桃领人去,这么会儿功夫出不了岔子。

 踏出水榭的沈阑勾了勾嘴角,她哪会蠢得当着面做手脚,她不过是给那可怜人儿一个机会罢了。

 夏夜轻风,蝉鸣蛙叫,并不显得落寞。

 沈如意望着萤出神,并未察觉有人走近。男子身姿颀长,悄然无声地入了水榭內。水榭中的女子乌发如云,似一笔写意的墨铺洒在肩头,娥眉纤纤,两颊未施脂粉,出淡淡云霞一般的颜色。

 沈如意是美是张扬夺目的,而林瑶的美则是含蓄,经久耐看,而如今两者糅合一处,衍生出一种独特又难言的韵味来,慵懒却是蛊惑,蛊惑着人想靠近、碰触…

 而被盯着的正主只觉得涌上一股‮热燥‬,却还是不敢动那茶水,拢眉正起身唤人来换水,却冷不防对上一双沉暗眼眸,带了几许探究。

 “你…”沈如意凝向人,因他站了逆光处看不清面容。待要仔细探看时脑海起了轰鸣,眼前的萤火化作几层重影,愈发教人看不真切。然那人站在那久久不出声,亦没有回应,有一种名为惊恐的情绪暗中滋生。

 沈如意晃了晃脑袋,晕眩感愈发強烈,这情况分明是被人下了药的,她又想到沈阑,可细想又没什么不妥之处,茶水未碰,今曰唯一进食的便是方才喝了两口的粥…粥!待想通之际周身发寒,而笼在那人视线中,宛如被盯上的猎物。

 “谁在那,来人!”连声音都染上颤抖,可四周却静得吓人,余下回音。

 “沈如意,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男子的声音清冽,此刻似是携了一丝困惑,往前了两步。

 沈如意叫惊惧攫住步步后退,因为慌乱带倒了桌上的茶具,磕着花梨木凳子撞在了桌上,布袋口子大开,萤悉数飞了出来,霎时汇成星海。

 她怔怔看着眼前的男子,涌起的那股灼热游走四肢百骸,竟化作‮求渴‬,控制不住想抱住那人,这股陌生冲动叫她惊恐万分,余下的一丝理智拼命挣扎,在那人靠近之时便要逃,在踩到栏杆边缘跌出去之际被一股大力拽了回去,撞入一个宽厚怀抱。

 来人也未料到,下意识的伸手,在这短短一瞬竟会看到如此风景,少女前因为茶渍浸润而出发育完好的曲线剧烈起伏,玉白柔荑抵在前与身后那万千萤火,构成这世间最勾人的风情,刻入脑海。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咳泥萌太能猜了!!宁王都能猜到!!  m.EbaXs.Com
上章 沈如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