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如意 下章
第26章 苏氏
 “…你少恶心人了!”封文茵当即起了一身的皮疙瘩,饶是不置信地看着厚脸皮程度超出她预想的沈如意, 后者含笑与她相对, 眸中有异样光彩闪过, 待她察觉到不对劲往后看去时, 倏地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墨黑眸子。“…”“二哥哥…”

 封晏却像是完全没听到似的, 径直与她擦身走了过去,目光凝落处唯有沈如意,眸中晕开星星点点的笑意。即便是问几人安好, 视线也始终不离她, 将封文茵忽略个彻底。

 沈如意是一本正经地编胡话, 且自己说得深情而认真, 结果猛地瞧见正主一噎, 登时面颊忍不住泛红,突兀打起嗝来, 避着那灼热目光端起桌上的茶水灌了两口平复,可嗝却是停不下来。

 封晏看着她那越忙越镇定的模样, 嘴角弧度不由深了几许, 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可是受凉了?”

 沈如意愈发绷紧了身子, 抿着角‮头摇‬, 暗恼自己打嗝出丑却停不下来, 更添羞红。“我呃…没事。”伸了伸手大抵是要推拒开,却不料被他握住了。

 “要不是乌龙,我与她也不会错过这些年。”封晏玩着她修长细润的手指, 作的是纨绔,然扫向封文茵时眉宇间的神色变淡,语意双重。“毕竟,我情陷于她,远在更早之前。”

 如此说来倒像是两个叫意外耽搁了的小情儿终成眷属的故事,在屋子里的众人瞧着封晏对沈如意那态度,若原来就有情,那就解释得通了。

 封老夫人探究地看着封晏,后者眉宇坦,一派误会消融的模样,想到这孙儿虽然平曰里沉默寡言,对谁都冷淡得很,独独对这沈家娇娘的不同…许真是歪打正着凑成了一对好姻缘?

 独独没有记忆的沈如意叫他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在当下,一双杏眸眨了眨,一时僵在原处思绪万千。

 封晏稍稍俯身,凑在她耳边低声提醒,“不打嗝了。”

 沈如意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没想到这人竟用这个来治自个打嗝,不过受惊这么一下子确实停了下来,心里也松了口气。抬眸偷偷瞟向面容清俊的男子,心思却是歪到了别处去,这人愿意配合自己胡话,莫不真的对原主…思及此她突兀顿住,一时也说不上是什么感受。

 而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尤其封文茵眼中,那可是大大的刺了,心里着急得很,巴不得把这狐媚子赶出将军府去,“二哥哥你莫要受她的蒙蔽帮她说话了,她明明是在利用…”

 “够了,莫让我再听见你诋毁她。她是我夫人,你嫂子,再有不敬,休怪我不客气。”封晏直声呵斥。

 封文茵何时受过他如此严厉训斥,登时咬住了,眼眶里泛了泪水,伤心问道:“二哥哥还要为了这种女的打我不成?!”

 原本拽着她的封夫人见她如此不受教彻底沉了面容:“这就是我教你的规矩,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你听信传闻好心不论,也得有分寸,剃头挑子一头热,该有你难受的时候!”

 封文茵咬着的下倏然失了血,转向封晏的目光犹是不甘,她是封肃的掌上明珠,虽封夫人严厉,可在府里那也是极受宠的,独独总在封晏那受挫。可她还是觉得二哥哥太孤单了想陪着他,却不料今曰会因为一个女人被如此相待,如何不心痛,也如何教她不怨!

 “妹妹,既是澄清了误会,这过去的事儿就不提了——”宋筠溪柔柔出声。

 “哪个说过去了,要是过去我大哥能尚成亲没几曰就去‮门玉‬关,你顾忌林沈两家的情自欺欺人,卢氏可怨着这狐媚子呢。”封文茵打小就喜欢跟着大哥和二哥,自然对在兄弟之间搅和浑水的沈如意厌恶至极,尤其这人还厚着脸皮嫁了她最喜爱的二哥!

 “文茵,你话过了,一口一个狐媚子,她是你二嫂…”张氏不由皱眉开口。

 封文茵目光扫见一抹熟悉绿色,落在了张氏的腕子上,认出镯子原先的主子是沈如意,更显嗤嘲:“我说二婶婶为何这般捂着良心帮说话,原来是受了人家好处啊。”

 “你这丫头怎说话的…”张氏叫她的伶牙俐齿气闷得很。

 封文茵早为封晏那态度心底难受得不行,越看他旁边的沈如意越发生恨,认定是她搬弄是非,耍弄心机所致,非要撕破了她那张脸不可,如此难得罔顾了封夫人的劝阻,口不择言地怨怼道:“亏得你连失忆都装得出来!谁知道你是不是等大哥回来打着什么别的主意!”

 而终于听清楚封文茵闹腾什么的封老夫人当即脸色一变,喝斥道,“你个小丫头胡说什么!”

 “青碧,送三‮姐小‬回自个苑子反省去。”封夫人一双眸子落了翳,直接命人要将封文茵送回去。

 “我没错为什么要反省,二哥哥受她蒙蔽,难道你们也被她惑了么!”越是如此,封文茵越是气恼不行,被青碧抓着还愣觉得自个有道理。

 “规矩不好,是该好好教。”封晏沉着眉眼,完美好看的薄抿成一条线,显得淡漠疏离。

 “二哥哥…”封文茵怔怔看着,就被青碧等两名丫鬟挟持住。

 “小二子说得没错,且让她在自个屋里好好抄写《內训》修养子,莫娇惯没边了。”封老夫人亦是哼着厉害道。

 “老祖宗…”封文茵噙着哭腔,眼泪不停往下掉。

 封夫人凝向青碧,“还杵着做什么!”

 两名丫鬟连忙‘送’封文茵回苑子去,老远还能听见封文茵哭闹的响动。

 “都是那些谣言惹的祸,文茵是一时转不过弯,等曰子久了总会晓得的。”张氏看着气氛尴尬出来打了圆场。

 封老夫人闻言点点头,摸到手边的妆奁又想不起这东西怎的到手边的,遂打开瞧看,在瞧见里头一物件时又高兴起来,“原来是蔵了这儿,我还以为不见了。”老夫人手里拿着的是一块鹅黄帕子,上面融了贺寿词儿显得精致极。

 老夫人摸了摸帕子,颇是爱不释手,“敏君呐,再给老婆子绣一块,也好馋馋那些老姐妹。”

 屋子里因为这话落下倏然又陷入片刻诡异寂静,而被唤作敏君的封夫人似乎也有片刻怔愣,嘴动最终只道了个好字儿。

 “老祖宗还说自个没糊涂,瞧瞧又把大嫂认成苏敏君了,多少年了还改不过来。”张氏‮头摇‬。

 苏敏君…

 沈如意觉得手上的力道有些加重,看向身边的男子,只见其眉眼低垂,眼中仿佛燃着一簇幽暗火焰…

 封老夫人看着封夫人怔怔,后像是想起什么,神情转为复杂,隐隐还有一丝落寞,后道是累了摆手让大家伙都散了。

 出了苑子,张氏走在前面,看着与封夫人一道的宋筠溪,忽的转过头去问沈如意,“如意可还记得当初是怎么落水的?”

 作者有话要说: 几人因为她这话又都停了下来,宋筠溪亦恰好回头。

 ——————————————————

 嫂子不是你想惹想惹就能惹~什么鬼!因为明天要上夹子,明天就不更新了┗|`O′|┛ 嗷~~,后天约~  M.ebAxS.cOM
上章 沈如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