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如意 下章
第31章 小侯爷
 拂袖苑里,被人扶回去的那个正懒散靠着屋子主人的闺, 特意熏晒过的枕头都是女子身上惯常携带的淡淡玉兰香。封晏斜斜靠着, 一双细长的眉眼半阖着, 衣裳的领口松散, 出一片令人垂涎的肌肤来。

 沈如意迈进去的时候就见着了这一幕, 后头跟着的宛桃哎呀了一声捂住眼,止住步子往门口那处去守着,既能听见吩咐, 又不至于瞧见什么刺的画面。

 “解酒汤喝了?”沈如意低垂眼, 有些不敢看这个样子的封晏, 那深邃黑眸中着令人动容的情绪, 以及毫不掩饰的**。

 封晏点了点头, 喝了酒后显得乖顺极。可沈如意却是晓得他酒量的,成亲那只怕被今儿个还喝得多都没事, 于是上前替他收拾了衣裳拢起来,“时候差不多, 也该准备回去了, 晚上答应了老祖宗用膳的。”

 封晏抓住了前的手拉着她坐在了上,沈如意想也未想就要起身, 实在是受这人影响过深, 一沾了就…“你起开。”却被他耍赖似的圈着, 呼吸在耳后,酥酥麻麻。

 “让我抱一会儿。”封晏轻轻环着她,贴着她耳畔无奈道:“岳丈大人酒品不好。”一看喝不过, 就兑了白酒黄酒一起上,饶是他酒量好也有些受不住。

 沈如意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回想起方才父亲走路都踉跄了,还在那沾沾自喜,比起这,能自个摸回屋的封晏明显略胜一筹,顺道还把沈阑的丫鬟给抓了过来。

 一副被惦记的唐僧柔弱模样,才有了她出面收拾沈阑的一幕。

 正走着神,忽的感觉到粝指腹在她后颈处轻轻摩挲,慢慢变作了挑逗的意味,沈如意:“…”封晏察觉到手底下的身子细微变化,不由眯着眼讨好笑,“我帮夫人捏捏。”

 沈如意只看出了某人的不怀好意,扒拉下他的手放在身前,一双杏仁眼儿凝着他,片刻后,却先败下阵来。喝了酒的封晏,不,应该是喝多了的封晏很好摆弄,浑身都透着懒洋洋的味道,也无怪乎…会招人了。

 “胡…人…憋闹。”突然被沈如意捏住脸的封晏无奈唤道。

 沈如意看着被弄变形的俊脸,噗嗤笑着先了气,“往后也得那么警醒着,莫…叫人得手了去。”

 “嗯。”封晏瞧出她对自己的占有,眼眸放亮,下颔抵着她的肩膀,瞄着后侧的那一点有些消退的红印子,复又俯身在其旁边轻轻啃噬其上,唔,这叫…好事成双?

 一番折腾,等回将军府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天光初霁,封晏醒了酒携着沈如意与沈国公、沈顾氏辞别。后者不舍,得亏在京城里未远嫁,时常碰面也是容易,才依依不舍送人离开。

 马车转着车轱辘缓缓行驶,沈如意了帘子看着渐渐消失的宅子,何尝不是对沈顾氏放下了心。随后长安城的繁华喧闹透了进来,换了壳子的沈如意还是爱这热闹的,看什么都兴趣十足。何况雨后的凉风朔面,也舒服得很。

 封晏看着如孩童欢喜的沈如意,薄抿成愉悦弧度,“曹夫人在京郊别院有一处菊园,过两斗花设宴,去否?”

 “去!”沈如意回过头,眼眸晶亮,长长的眼睫沾了水珠,一眨一眨的像是难受。

 封晏笑着抬手替她擦了去,心思一动,“江南,枫桥秋,北国雪景,你若想看,我都带你去看可好?”季节横跨,四季轮回,却是隐了长相厮守的意思。

 沈如意的眼眸更亮,这些她只能凭文字臆想的美景当然希望能亲自去看一看,而主动提出的封晏像是能看穿她心思似的,这种无需言说的默契让沈如意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停留稍久,心思渐是复杂。

 那,她在书房门口听了只言片语,原本以为封晏对原主有意被推翻,似乎,封晏真的是在对她好,可偶尔还是会让她失措,那并非她能负担得起的深情…

 封晏看她望着自己陷入深思的表情,并非是第一次,修长的手指于袖下微微蜷缩,唯有如此才能克制住汹涌的情感。

 他心中关了一头猛兽,从初次遇见林瑶时他就发现了它的存在,那种想要完全的占有得到,几乎将他疯的力量,在得知林瑶‘死’的时候想要毁去所有的冲动,如今依然不受控制。

 占有她,囚她,似乎一刻不离才能消除那股躁动不安。

 可那必然是她不喜的。

 封晏掩了掩眸子,“若是感动,不妨用行动表达一下?”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扬起脸凑了过来。

 沈如意眨眨眼,回神看着眼前陡然放大的俊脸,无奈推了开去,“别闹。”

 封晏顺势揽住了她身,似乎是醉意未散,携着淡淡酒香,埋首在她颈项低低叹道,“跟我在一起无需想那么多,你是吾,我自然对你好,且只对你一个好。”

 沈如意绷起的身子因他那温柔微微放松,心头涌起一股释然又似乎掺杂其他,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瞥见车帘外的一幕,忙是拽了封晏让他往那处瞧。

 雅意居前不远,一辆马车停着,周遭围堵了不少人指指点点,不过都没敢离得太近,被几名仆从拦在了外围,可少不了看热闹的。

 “人是你撞的,这事不能善了。”一名仆从打扮的黝黑少年直指面前的少女道。“小侯爷要是没事也就罢,要是有点损伤的,你们担待得起么!”

 而靠着他的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十七八的年纪,玉冠锦衣,生得风,可那动作坏了一身气质,此时正抱着腿哎哟叫唤,一壁还往那神色淡漠的少女那瞧,气愤指控道,“你怎生没半点同情心的。”不该快来关心关心他的嘛!

 封文静立在马车旁,见是他才停住步子的。

 “明明是你自个撞上来的!”少女身边的丫鬟气急辩道。若非对方是忠远侯家的小公子,她都要怀疑是故意骗钱来的。

 “你个小丫头怎么说话的,明明是你们的车撞着人还倒打一耙,仗着封家势大就能这般欺负人么!”

 “你…想…想怎么…样?”封文静听到扯上了封府,拧着秀气眉头,看向被随从扶着的男子平静问道。

 曹骏被那么一瞧,被人拱着,自然不肯弱了气势:“当…当然…是把事儿解决了。”只是对上封文静那双清冷眸子莫名又降了语调,作着浑不在意的纨绔样子。

 封文静脸上一红,想着人还是跟书院里的时候一样讨厌,当年就时常作弄自己不说,如今还故意学自己说话,遂抿紧了不愿再开口。倒是她旁边的小丫鬟替主子不平,她家小姐就是因为口疾一直自卑得很,偏被这人如此羞辱!

 “小姐,您先进马车里去。”

 “送他…看…看大夫去。”封文静临了还不忘代。

 曹骏自然不会这么放人走,支使底下的拦住了她的去路,故作大度:“欸,小磕巴,只要你把我衣服破的地方补了,这事就算了了如何?”

 身后跟着的随从自是帮忙一道起哄,直夸曹骏大人有大量,小侯爷贵,那衣裳自然也贵,可得小娘子一针一线自个补。惹得外面一圈围观的都哈哈笑了起来,可不一出调戏良家女子的戏码。

 封文静回头就看见他当街起外衫,而周遭的议论更是让她难堪得很,僵在马车踏子那羞恼得快哭了。

 曹骏有些傻眼,可没想过把人弄哭了,正僵立着手里的衣服被一只大手越了过去,他感觉手一空,“哪个不长眼的…封封封晏?”

 拿着曹骏衣服的封晏沉着一张脸,目光扫了扫他‘受伤’的腿,后者当即反应过来原本故意瘸着的左腿换成右腿,“…”“二…二哥,二…嫂嫂。”封文静见着二人,快步走到了封晏身后挨着沈如意,强忍委屈。

 “这儿车水马龙的,马车行不快,我瞧着小侯爷伤得也不重,不过还是寻个大夫看要紧。”沈如意率先开口。

 “不…不用看。”曹骏本来就是装的自然不能看大夫,一壁偷眼往封文静那瞄去。

 沈如意故意将封文静挡了挡,“既然小侯爷说了不用,文静也赔了不是,若说衣服破了也该是赔一件儿,小侯爷这么不依不饶是几个意思?”沈如意眼神陡然一厉,质问道。

 “那…那衣服是我最喜欢的。”曹骏早已被封晏的气势镇住,此时梗着脖子干巴巴地回道。

 “依着小侯爷的家世,又或是文静的,就是照着这一模一样的制一件都不在话下,莫不是见着我家姑娘走不动道儿,非得找这拙劣借口,当街调戏,忠远侯府的家教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你…”曹骏的脸涨成了猪肝,一半是被她戳中了心思,一半是为沈如意不留情面的话,却不防被封晏揪住了衣领子,直接拉到了近前,“你…你想干什么?”

 “别打我妹妹主意,否则,我让你断的不止两条腿。”封晏意有所指地扫过下方。

 曹骏叫那道寒光摄得心头发紧,怔然失神时却被松开了衣领子,他一时不知如何辩解,只得目送着二人带走封文静。良久,等人散去了,他猛地抬手挨个拍过随从的脑袋,“没事长那么猥琐干什么,让人家误会了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随从一脸苦相——明明人家误会的是你!

 ——————————

 胡人么么哒~

 耿直的娇娘当然是把他衣服拢起来啊【大米正直脸】  M.ebAxS.cOM
上章 沈如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