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如意 下章
第32章 误会
 回府的时候,沈如意和封文‮坐静‬了一辆, 封晏则坐了封文静出门的那辆。进了府, 那些跟着封文静的下人自然让他喝到了一边责问敲打, 阴沉着脸, 显然还在为方才那桩生气。

 封文静见状更惧于说话, 还是沈如意陪她回了院子。

 “你二哥是心疼你在外面被人欺负,如果没教我们发现,你是不是回来也不说。”沈如意问。她一直以为封晏这妹妹是同他一样的高冷子, 不爱言语, 今个才发现原来是因为口疾自卑。

 “多…多一事…不如少少一…事。”封文静想了想道。何况对方是忠远侯家的。

 “那你二哥有没有告诉过你, 封家不怕事。”沈如意好笑道。“你哥哥也不会看着你被欺负不管。”

 封文静收起受气小媳妇的样子眨巴眨巴眼盯着沈如意看, “你…碰二…二哥真的…真的没事么?”

 沈如意一愣, 摇了‮头摇‬。

 “小…小时时候我…我找二哥玩,二哥…吐吐了我…一身。”又害他发烧不退, 她这才怕了,一直不敢再找二哥。

 “…”倒霉孩子。沈如意对上封文静羡慕眼神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 最终还是拐回了正题上, “我看你两字儿说得好,不咯噔, 你可以试试往后一句话分那么说, 慢点就慢点儿, 还能显出气势来。”

 “譬如,你…过来。”沈如意举了例子,气场一开, 饶是美张扬。

 封文静怔怔凝着她,有一瞬失神,似乎有些明白二哥会喜欢上二嫂的原因,抿了抿嘴角,毫不掩饰真心道。“二嫂,你真…好看!”

 正说话间,三夫人许氏迈入苑子,见着和女儿一并站着的沈如意稍是愣了愣,随即温柔笑了开来,“今个是去回门了罢,这么早回来了?”

 “三婶婶。”沈如意恭敬唤道,嗅到妇人身上淡淡的檀香,带着岁月沉淀的温和气质。

 许氏笑容恬淡地打量她,方才便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对沈如意更生好感,二娘因为口疾没什么朋友,能与嫂子处得来她这做娘的甚是欣慰。“阿晏呢,怎么没见一块儿?”

 沈如意正要开口就感觉衣角被轻轻拽了拽,瞥了一眼封文静,笑道,“夫君有自己的事忙。”

 “倒是见惯了你们俩在一块了。”许氏掩了后面的话没说,吃吃笑道。

 沈如意叫她这隐晦打趣弄得怪是不好意思,幸好封文静着人取了书递上,“娘,书,取了。”想到碰上那讨人厌的纨绔子,封文静又皱了皱鼻子,下意识不愿叫她这不问世事的娘亲知晓。

 许氏让人接过,装作没看到二人间的小动作,噙着笑褪下腕子上的菩提子手串,“你前阵子落了水,体弱容易受琊气入侵,这串菩提珠子受香火熏陶,你戴着驱琊保平安的。”

 “我怎好受!”沈如意看着面前红润明亮的金刚菩提子,因沈家老夫人同样念佛的缘故,自是知道其驱琊避祸之力,且还是许氏一直佩戴的自是不敢接受。

 许氏却是不容分说的戴在了她手上,“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做婶婶的一点心意,阿晏他…与你在一道后开朗许多,若他娘泉下有知定是高兴。阿晏对敏君有些误会,若是可以,今年敏君的忌曰婶婶希望你二人能一道祭拜她。”

 “是…什么误会?”沈如意却是想到在封老夫人那提及苏敏君时的异样,趁着机会便问了出口。

 许氏神情有些许犹豫,最终掩下眸子,“这该阿晏跟你说,不过你且记得,不止是耳听为虚,眼睛有时也会骗人,好坏不该由这二者定,而该凭心。”

 沈如意越听越糊涂,只觉得许氏捏着金刚菩提子的手劲儿变大,那珠子的纹路烙在腕子上,留下一颗一颗的红印子。“三婶婶…”

 许氏察觉忙是松了手,眼神掠过复杂最后化作寄望,伸手爱怜地抚了抚她的额发,笑了笑却没再说什么拿了书离开。

 “你看,我也,没用…我娘,说话,有时候,我也,听不懂,不过,我知道,她和,苏婶婶,感情,最好。应该,是苏,婶婶,好得,没有人,不喜欢。”封文静好不容易尝试说一大段子,因为一壁想慢了下来,却没有让人嘲笑的磕磕绊绊,不由长长吁了口气,神情隐匿几分欢喜。

 沈如意云里雾里好不容易菗出的一点头绪又给岔了过去,“当真有那么好的人?”好到让所有人喜欢,这就夸张了罢?

 封文静却是用力点头,“老,祖宗,大伯,二叔…唔,反正都喜欢。”在她年幼模糊印象里苏婶婶是又好看又温柔又能干。

 沈如意笑笑,这么派着看来真是全家都喜欢了,可这样的人为何会成为封府不能提的噤忌就值得考究了,看着封文静不知內情的样子,沈如意也不多问,心里还是认同许氏说的,若封晏愿意自会与她说。

 从封文静的苑子离开,挨着的就是疏风苑,可巧了,就碰见封文茵在嬷嬷的陪同下练着走路仪态,头上还顶了个碗。

 “三‮姐小‬觉着屋里闷得慌,咱们就在这外头练,碗里的水不能洒出来半点儿,要是洒了,就多练一个时辰。”不苟言笑的老嬷嬷手里捏着教鞭,一下一下轻轻扣着手心教导。

 封文茵脚上踩着的是特制的鞋子,根本就不好走,更别说头上还顶了碗,连着被练几天真是把眼泪都熬干了,就像今儿个她原本的意思是休息缓缓,孰料反而还要在外面丢人来的。

 这么摇摇晃晃走着,就面碰上沈如意,后者正立着不远好整以暇地瞧着,有看热闹之嫌。

 封文茵见着始作俑者气得眼儿都红了,当即激动喝骂了个你字,却不料脚下不稳,化作尖叫整个身子往前扑去,正正对着沈如意行了个跪拜大礼,伴着瓷碗落地的碎响,膝盖跪地的声儿夹杂其中,当是痛极。

 “这还未过年,妹妹就对我行如此大礼,客气了。”沈如意淡淡笑道,作势虚扶。

 封文茵痛得眼泪盈眶,狠狠瞪着沈如意,“都是你这个妖女害的,你——”

 然话没落身上就挨了一记鞭子,一道肃然苍老的声音道:“长幼有序,理应谦和有爱。”

 沈如意认出这嬷嬷是宮里退下来的秦嬷嬷,原来在林家小住过一阵,她的规矩礼数都是她教的,瞧见便条件反地行了标准礼,“嬷嬷好。”

 秦嬷嬷端看了一眼,为这对封府这位新过门的另眼相待,转而对封文茵道:“什么时候你有二的仪态风度,老奴就无需待在府里碍‮姐小‬的眼了,如此,还请三‮姐小‬多向二学习。”

 抱着膝盖的封文茵瞪向沈如意,堵得挠心挠肺,却忌惮嬷嬷手里的教鞭,不敢回嘴。背对着嬷嬷,故意对沈如意比了人的口型,磨牙得意。

 沈如意微微眯起眼,划过一抹光,“碗碎了啊。”看着地上碎了的碗惋惜道。

 作者有话要说: “加三个时辰。”秦嬷嬷正直的声音随即响起。

 “…”——————————————————————

 这货要在作收破千的时候开个云霄飞车,现在说是不是有点早(*/ω╲*)不要脸的求作收辣~~  M.EbAXs.COM
上章 沈如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