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如意 下章
第71章 宁王府
 坐在马车里的封晏被儿子嫌弃的脸,待马车停了宁王府门口时, 敛去了稍是外的情绪, 看着王府外增派的士兵团团把守化作一片沉凝之

 “封大人。”身形单薄的宁王坐在特质的轮椅上, 索懒散靠了椅背, 微微抬眸, 依旧是那副纨绔模样,瞧见来人出一抹浅淡笑意,于这些时里实属难得。后让人带了陪在身边的小孩儿出去玩耍, 与封晏留了书房说话。

 “王爷金安。”封晏作揖行礼, 目光顺势于轮椅上扫过, “王爷的腿伤…”

 “不碍, 只是一时不利行走, 封家的事可忙完了?”宁王淡淡道。

 封晏颔首,“臣, 谢王爷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宁王凝着他,牵扯嘴角。“何况, 封大人也帮了本王不小的忙不是么。”她也不曾想过派出去的暗卫恰好救了封晏与沈如意, 将二人带回的京城。一并的还有她苦寻多年未果的人…

 也因此,意外收获国舅一直想要的证据, 她不由细细凝向来人, 想到当中所附信件, 弧度更甚,“本王果然没看错,你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在封家混乱之时, 京城里亦总共出了两桩大事,一是科举舞弊案告破,从大到小的官员牵涉逾百名,当中不乏与太子干系匪浅,震惊朝野,皇上病中惊起大怒,将太子软东宫思过。而她因当初封晏的建议反为赣江暴洪预了措施,减免灾害带来的损失受皇上夸赞,于回府途中遭遇伏击,侥幸险只腿部的伤重些。

 京城,天子脚下,王爷遇刺,可是大大打了皇家脸面,皇上派了御林军护卫,下令严查,必要给她一个代。

 而她只消再递了‘证据’,想必东宫里头的那位就再无翻身之——

 而另一桩,实则也可算作一桩,便是她大义灭亲将陈国舅送入大理寺,而陈家则由她安排的人重掌,虽是元气大伤,却凝了向心力…诚如这人说的,当断不断必受其害,何况她也再保不了了。

 “臣只是尽了臣的本分,而王爷的救命恩情是恩情,两者不可比拟,这人情是封家欠下的,自该由封家承。若有用得上的地方,且臣做得到的,臣必当竭力。”封晏颇有深意道。

 宁王闻言稍稍眯起眼,封家的…想到了一人,笑意僵于眼底,“封大人言重。”

 “应当的。没想到四叔为王爷去一趟苏州,竟生出这么多事…”

 “…”宁王凝向突兀感慨的某人,口一堵。

 “陆大人去的时候打着您的旗号,只要东西,不顾人死活,确实是让人心寒。”

 “陆檩已贬至西凉。”

 封晏自是听说,也听闻那位陆大人在临走之前的日子都不大好过。“臣想说的,是四叔即使以为王爷弃他,却还是嘱咐臣将东西尽快送回。”

 宁王扯了扯嘴角,眼眸转暗,“封大人是为他来做说客的?”

 封晏摇头,“臣只是说实话罢了。”他以为二人该是解除误会,却不想四叔还是那副颓唐样子,后隐约知晓一些,可那些该是由四叔亲自解释。

 “那就劳烦封大人再传句话。”宁王顿了顿,寒声道,“本王府上已经有宫御医看诊,就不劳烦封四爷屈就大夫之位。”

 “…”封晏听着这明显的意气话语,有些无可奈何就被人送出了府。

 正走到门口,便听见外面传来熟悉声音,“你不让我进去,那你告诉我,王爷他…他伤得怎么样,重不重,伤哪儿了,伤口有几寸…”就差问疼不疼了。

 “…四叔。”

 封延卿看到从里面出来的人,登时大惊,“你怎么在这?”后又飞快问,“你见着她了,她如何?”

 “四叔想知道,亲自去看看不就行了。”

 “…”他是才听说阿璟遇刺便什么都不管的急巴巴跑来,结果…封延卿苦哈哈地站在那,阿璟生他气把他列入王府的黑名单不准入了。

 封晏想说都是作的,回头看了眼,“王爷不大好。”

 旁边送行的瞪大眼。

 封晏又反问。“还有四叔去不得的地方?”

 封延卿早在听说阿璟不好时脸色就白了几分,当即一头扎进王府,往里面冲去。

 “四爷,四爷,您不能硬闯啊!”

 “唉唉唉,别伤了!”

 “四爷…”

 封晏听着后头传来的热闹动静,弯起了嘴角。封家欠的人情,四叔责无旁贷。这算法没毛病。

 …

 随着封晏夫妇二人回来,封家渐渐恢复平静,封老太太在沈如意请来曹神医的调理下渐渐恢复,还能逗逗曾孙儿,同样,更盼着宋筠溪肚子里的那个。每都着人送汤羹去,侍候周到。

 今儿个的是百合莲子羹,平温补,夏日里吃不了烫的,便搁在桌上凉着。

 宋筠溪午睡了会儿,照往日一样要起身洗漱,却突然神色一变,按住了肚子。

 “小姐?”浣竹已经走到了近前,看着她额头冒出的冷汗陡的吓住。

 “我没事。你们都下去,浣竹侍候着就行。”宋筠溪断然出声,带着一丝急迫道。

 “是。”屋子里其他几人便退了下去。

 宋筠溪又谨慎让浣竹去瞧了瞧,方是趁着这会儿功夫掀开被子看见身子底下一滩的血迹。

 “小姐,没人——啊!”

 宋筠溪猛地瞪向,颤声喝道,“嘘,别声张!”她紧紧攥着被子,凝着褥子上的殷红,不一会儿已是大汗淋漓,整个人宛若被汗水浸透,腹部传来熟悉的阵痛更是令她惴惴不安。

 不,这节骨眼,她决不能失去这孩子…

 “小姐…”浣竹亦是脸色苍白地凝着,转向自家主子,那单薄的缎子亵上血迹斑驳,晕开一片,险些将她吓昏过去,不染了哭腔,“怎么办,这血,血…”

 宋筠溪仿佛被她的声音拽回神思,猛地落了她脸上,脸色是同样惨白如纸,眸中却绽放骇人光,“你什么都没看到!”

 浣竹教她那神情骇了一跳,连忙应是,上前去扶主子却被人一把挥开。她身形晃了晃,固执站着。

 “还不赶紧把这处理了,安排马车去!”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宁王身边的孩子是什么人~~

 你们一定想不到宋筠溪是个神马情况,佩服制几的脑~  m.EBaXS.Com
上章 沈如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