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师 下章
第二章
 温蒂在她院中的小上像猫一样做了个伸展动作,躺在阳光下感觉很舒服。

 一滴汗珠沿着她少有遮挡的部一直到腹部的纽扣。塔那卡医生突然出现,她吓得跳了起来考虑是不是要喊叫。

 “我一直在看你。”他说。距离上一次塔那卡医生来他们家作客一星期了,一周中她一直没有见过他,每天早晨豪华轿车来接送他去学校。

 他几乎是全身赤,只系着一条印度豹纹带。他的膛像健美运动员一样起伏健壮。

 莫波的皮肤像炭一样黑,由于出汗,在阳光下看起来闪闪发亮。

 “你站在这里多久了?”她问。

 “一刻钟,你简直太美了。”比基尼深褐色的,小而紧,把她的部紧紧的绷着。

 非洲人睁圆了眼睛:“你考虑了我的提议吗?”

 “我绝不会欺骗我的丈夫。”温蒂决心说服这个马赛巨人:“我明白你不是本地人,但是即便如此你也不应该来调戏一个已婚的女人。”

 “为什么?我在部落可以上任何我想要的女人,她们为我生了12个孩子。

 她们的丈夫认为把一个高等男人的孩子当作他们自己的,这是一种荣耀。”

 “那就是你不能理解的地方。这里不是肯尼亚。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丈夫马上就会回来。”

 “哦?他是那样的不济。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莫波解下带并放在一边。带本来束缚着这家伙巨大的男生殖器,一解开,他的便一直下坠几乎到膝盖位置。

 “这就是会给你的身体带来你丈夫不曾给过的快的东西。”

 “我的上帝。”她喊了起来,看着这像一只黑色大香蕉一样来回摆动的的满的黑色怪物。

 她吃惊地看着这大而滚圆的家伙。头和丸都像个小苹果般大,未起时比她丈夫起的时候还要大。

 “你可以它。”“滚出去。”莫波对她的拒绝看上去非常惊讶…他觉得她会为他服务的,他的甚至已经起了。

 “记住这东西。”他说着转身体离开,跑到篱笆墙一翻而过。温蒂站了起来。

 “如果你再敢来,我会报警的。”她大喊。

 太傲慢了,她想,只因为他有个…比他丈夫大很多的而已。温蒂打了个寒战,她讨厌那些言语,只是因为他有个巨大的具,他就认为他有权力对女人做任何事?

 温蒂走回屋去,她感觉穿着那么小的比基尼在外面呆着不再舒服了。她在镜子前站住了,发现自己的头非常硬且突出。

 看来刚才的那种情况让她感到兴奋了,真丢人。

 ***

 这时莫波走到他起居室的布娃娃房间。三个布娃娃浸泡在玻璃杯肮脏的体里。

 一个新奥尔良的老年女巫,给了他一些必备的材料,用来调制这种混合物。

 这老女巫有强大的能力,她的很多咒语都需要有大麻,莫波觉得像用酒一样来使用麻醉剂是个缺点。

 他从玻璃杯中拿出芭比娃娃,仔细弄干。干燥后,他在娃娃的部涂了一点胶水,把温蒂的粘了上去。

 他在迪肯娃娃上重复这一过程,最后在一个黑色的迪肯娃娃上用了他自己的

 莫波想知道这仪式是否有作用。他把芭比娃娃放到了玩具屋的上,然后用黑色马克笔在迪肯娃娃上画了一起的,再把迪肯放在芭比娃娃的身上。

 莫波光衣服,他的皮肤很快和黑夜混为一体。他很快跑到邻居门前翻过篱笆墙。

 不一会儿他快速攀上一棵可以为他提供绝佳视野的老树以便观察邻居的卧室。

 这晚很冷,他们的窗户被打破了。温蒂正在阅读一份文件,但她丈夫的出现却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喔。”她看向斯丹某处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斯丹起着走了进来,他的抬得很高,已经指向了腹部的纽扣。

 “我不知道。”他答道:“它突然之间就这样了,我不想浪费掉。”

 “天,这真是太神奇了。”温蒂合上活页夹。他们关上灯,莫波马上听见温蒂轻微的呻和她丈夫的叫声。

 她呻了许久之后叫了一声,紧接着斯丹也喊了出来,他了。

 “哦,太了。”温蒂说:“嗨!你仍然很硬。”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想我可以一直继续下去。”斯丹说道。恩爱绵的声音又再一次从窗口传出来。

 莫波跳下树跑回家,食指把迪肯娃娃上面画的擦掉,然后马上返回树上。

 听到温蒂说:“亲爱的,太了,我很久没有这样高过了。”

 “对不起。”斯丹说:“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之后的几天,莫波没有来打搅夫俩,直到周六。他知道斯丹那天要去打高尔夫球,而温蒂那天喜欢光浴。不幸的是,这个周六是阴天,温蒂的小上仍然是空的。

 莫波掉芭比娃娃的衣服,给它穿上比基尼,把娃娃放在玩具屋外面,之后上楼在窗边等候。

 他像一尊雕像一样静静的站着,直到15分钟后他那位感的邻居穿着那件小小的比基尼走出来。莫波咧嘴笑了起来。

 下楼后,他从皮夹中拿出一块桂并且点燃它。莫波很讨厌这种材料,但是那位老巫女在这种材料上面下的诅咒却可以使人失去理智。

 他满一口烟(并没有入),将一口烟都吹进娃娃体内,然后把桂熄灭了。

 ***温蒂并不知道她自己的比基尼上装时自己在想什么。她总是希望自己全身的皮肤都是古铜色,但是今天阴天,她最好还是呆在屋里干些工作。

 尽管如此,她还是很想走出去,然后掉自己的上半截比基尼。她不是个暴狂,她只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才会穿这件小小的比基尼,另有两套比较适度的留在公众场合穿。

 她本来并不怕任何人看到她穿这件比基尼,直到塔那卡医生搬到隔壁。

 一想起上个礼拜看到的那个黑人的体,他的向上立的样子,已经永久保存在她的脑海里。他的令人赞美。她从来没有和黑人做过,也没有和她丈夫以外的任何人做过。

 她甚至对这黑人医生感到抱歉,尽管他总是吹嘘他的能力,但她想应该没有任何女人能得住他的妖怪一样的…除非,他那里的女人构造不同?

 她现在已经掉了比基尼的上身,那个医生也许已经在家并且在看着她。

 不过在那件事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所以她想冒险体一下试试。

 在外面体的感觉非常好。她曾计划着下一次他们去加勒比海,在那里要上身,平时被比基尼覆盖的白色皮肤和茶的皮肤可以形成鲜明对比。

 温蒂闭眼休息了几分钟,突然睁眼。她沿着自己的上身,看见比基尼的下半身。

 为什么不把它也掉呢?她用手解开了短侧面的细绳,翘起掉短出了茶的草丛。

 她再次闭上了眼睛,伸展暴她的身体,想着男人的,大部分是在想她丈夫的,但是她邻居的却不止一次的闪现在脑海里。

 她的右边头变硬,高了约3英寸。她看着她的头,很硬,有点疼,闪亮的汗水使它看上去非常润。

 ***

 莫波站在窗口,手中拿着体的芭比娃娃。他从娃娃的头一直部。窗外,温蒂在小上缓缓扭动着,张开她的腿随即又很快地合上。

 她很快起身,拿着她的比基尼跑进了屋。他认为她是去手了。他回到玩具屋玩耍起芭比和迪肯来,让他们换了个姿势。

 他弯曲芭比的腿,把芭比的脸放在迪肯的大腿间,让他们采用69的姿势,扳直芭比的腿使她坐在迪肯的部,以及让她作出狗一样的姿势,期间时不时他还拿起芭比来她的部和部。

 最后,他只给芭比穿上比基尼短,把她放在玩具屋中。天黑了,斯丹回到了家,同时黑人趁着夜很安全地潜入了他们的院子。

 温蒂赤着上身站在厨房窗前洗碗碟,他丈夫足地盯着她,脸上带着笑。

 莫波拿着两个娃娃回到了家。当他在温蒂家院子的时候,他在迪肯上画了个,虽然这已经不需要了…斯丹的短上已经有小小的突起了。

 莫波把芭比的头按在迪肯娃娃的部,然后暗中观察。温蒂停止了洗碗碟走到了丈夫身边。

 “喔,真高兴你在家。”她跪在厨房地板上抚摸着他下身的突起部分:“我整天都非常的兴奋,我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

 温蒂迅速拉开丈夫的拉链,握住他的,兴奋的看到它和上星期那次一样大,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学会了把这东西放进了嘴里。

 “喔,真他妈的。”他惊讶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做。”温蒂开始来回运动她的头,但这时莫波把娃娃上的擦掉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样吗?”温蒂把已经瘫软掉的从嘴里取出来,问道。

 “不,感觉非常好。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们上楼吧,看看我是不是能让感觉重新回来。”

 温蒂拉着他丈夫的手上了楼。莫波爬上树偷窥。她掉衣服,关灯之后把丈夫按在上。他又在迪肯上画了个,听到了她愉悦的声音。不久后…

 “天,你太厉害了。”温蒂呻着:“我要死了!”笑笑,莫波擦掉了:“我想你们不需要再来一次了。”莫波下树回家。

 他在迪肯上画了个瘫软的,把他放在了玩具屋的上。

 他一直等到很晚,那两口子应该睡着了为止。他再一次拿起芭比她的部和部,之后把她放在了迪肯旁边,把黑迪肯放在了芭比上面。  m.EBaXs.Com
上章 巫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