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巫师 下章
第三章
 温蒂突然从梦中惊醒,那个梦迅速地消逝了。她想不起来那个梦的内容,只记得非常刺火辣。

 “亲爱的,回上来。”她甜蜜地叫着正在洗漱室中的斯丹。

 斯丹半穿着拳击短回到房里…他在穿衣之前通常都是赤身体:“咱们不能再做了,还要去教堂呢。”温蒂叹气道:“那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一会儿吧。”温蒂很烦燥,同时又觉得很热,她没法集中精神听取传道。她的头很硬,以至于罩上都可以凸显出来。

 她在椅子上扭动着,希望传教能快点结束,从而使她润的部不至于将她的衣服和座椅弄

 她非常想跪在丈夫面前再一次为他口。他们回到家时,温蒂觉得塔那卡医生家的窗帘在动,似乎他正在看着他们。

 直到他们走进卧室,斯丹问她:“嗨,下午的事情还让你兴奋吗?”她才忘记关于医生的事。

 斯丹的短已经支起了帐篷,温蒂兴奋地叫着跪下掏出了他起的放进了嘴里。

 如果在以前,他的很快就会变成一条软趴趴的虫子的。他巨大坚硬的被她含在嘴里,一直到喉咙,温蒂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她抬起头来,但是看到的并不是当时俯视她的斯丹,而是塔那卡医生。她恐惧得屏住了气。

 “哦,对不起,其实你不必勉强的。”斯丹摇晃她。

 “可能确实有些困难。如果仍然持续这样兴奋,我就要去看医生了。相信我温蒂,不是你去,是我去。”

 “我也要道歉。”她站起来说。她没法忘记自己在那黑人前跪着的场面,这感觉伴随了她一整天甚至在梦境中也出现。

 梦经常改变,一会儿是她被那黑人从后面,一会儿是她骑在黑人强大的上。

 而从始至终,斯丹都拖着条瘫软的好像失去活力的躺在旁边,根本不阻止他们。她每天晚上都做这些梦。在她的幻想中,莫波已经完全代替了她丈夫。

 更糟糕的是,她的头经常会兴奋变硬,部经常会兴奋导致。当她看见丈夫的体时根本就不会兴奋…他的总是很小很软。

 ***

 一个星期六,莫波把上身赤的芭比娃娃放在玩具屋外面的小上,等着温蒂面。

 这时,她轻松地走了出来…并没有穿上半身。他把体的黑人迪肯娃娃放在芭比娃娃旁边,对着芭比娃娃了一口大麻烟,使她失去理智。莫波走到隔壁门前。

 “我可以进来吗?”他喊道。温蒂吓得跳了起来,忙用双臂遮住部。

 “我并不认为这很明智。”“我只是想聊聊,我要为前一次的行为道歉。我只是为你的美丽而吃惊。”

 “那很好,但是请先让我穿上衣服。”

 “别紧张。马赛的女人从来不遮挡她们的部,我们觉得体很舒服。我可以进去帮你。”莫波带扔在她的小边的草地上。

 她一直盯着他的看,很快便乐意于向他展示自己的部。他很高兴。

 “太美了。”他说:“躺在这儿,别担心有眼镜蛇、毒蛇或者狮子。”

 “你的家听起来很人。”“是的。”她看着他的满、微微起。

 “我可以问你一个医学问题吗?”“当然可以。”

 “你对萎了解多少?”“你丈夫吗?”她犹豫起来。

 “是的,他一直都非常奇怪。偶尔他会起,但是过后大部分时间却又毫无反应。”她沮丧地哽咽着。

 “我来这里之后才发生的吗?”“我想是的,但是应该怎么办呢?”

 “你丈夫被我吓倒了。”“这很难让人相信。”

 “也许我错了,但是我以前曾经看过。当一个无用男碰到一个强男的时候,通常会萎。他总会想着他的子和这个强男做的事情,而这是他这个弱男不可能做到的。”

 莫波微笑着,突然间亮出他强壮的:“我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情,那女人对我着了,她的丈夫却无能了。”

 “我认为不是这个问题。”她讽刺道,但是她一直都梦到医生的事实却让她害怕。

 “我冒犯了你。我要走了。”他站了起来,以便她能抬头看到那长长的摇摆的

 “我想你是应该离开了。”她没法将视线从他的上离开,并且想像着那东西完全起后的样子。

 莫波回到自己家,抓起芭比娃娃和黑人迪肯娃娃走到楼上视野良好的地方。

 他开始芭比娃娃的部,看到温蒂从上跳起来并开始扭动身体。他停下来,把黑人娃娃的头部放到芭比娃娃的部并观察着。

 小上,温蒂岔开‮腿双‬并且摇摆她的头。她盯着他的房子,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希望他能出现。

 她的部轻微摆动,手指慢慢游向部。但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又突然缩回。

 她一下子弓起了背张开了嘴,迅速跑回了家中。莫波微笑了并摸了摸下巴。

 ***

 整个星期温蒂都幻想着和黑人在一起,晚上也总是梦到他。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拒绝他。

 幻觉变得越来越大胆,她非常兴奋。这个星期,她甚至没有看到她丈夫有一点点的起。

 周五晚上她做了个非常强烈的梦,出了一身汗。她嘴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关于那个梦,她只能想起来她为塔那卡口。斯丹在身边打着呼噜,温蒂只是在盼着明天他出去的时候医生能再过来和她聊天。

 ***

 莫波从中用力挤出最后的一点,看着被溅脏的芭比娃娃。

 自从上一次做之后,他的丸已经储存了很多。估计她也已经为明天准备好了。

 第二天,他光芭比和迪肯的衣服并把它们一起放在玩具屋外。芭比放在小上,脸在黑人娃娃的部。

 ***温蒂全着从小里走出来,这时距黑人穿着带从后门出来并没有很长时间。

 他甚至没有招呼她,只是假设她会让他进去。他跳过篱笆,走向她。

 “我想我们可以谈多一些。”莫波带以至于他的充满惑的出现在她脸前。

 这是她不断幻想着的,她盯着它,着自己的嘴

 “我看到你盯着我的,你想抚摸它吗?”她除了抚摸还想做很多其它事情,但是她只是点点头,伸出一只手来抚摸,另一只手托起丸。

 只是抚摸就让她的身体兴奋的颤抖起来。她随着越来越大而越来越兴奋。

 这怪物又膨长了几英寸,变得沉重起来,直指向她的嘴,似乎在命令她它。

 这东西真的有一英尺长,和她的喉咙一样

 “雄伟吗?”他问。

 “当然。”温蒂完全被这巨大的,黑色的住了:“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东西象它这样。”

 “现在你应该明白你丈夫为什么会感到自卑了。”

 “嗯,我想我明白了。你的是他的两倍大。”温蒂想把它含进嘴里,但是这需要身为皇室的他的允许。

 她侧过身来亲吻头,抬起头看着他。

 “如果你想,你可以用嘴为我的服务一下。”

 温蒂异常兴奋,很快张开嘴将头部含入。几个星期以来她头一次感到足。她似乎属于这里,赤着在他的脚边,他黑色的权杖。

 几周之前,她不会和斯丹这样做,现在她却主动着她那傲慢的黑人邻居的13英寸长。真可

 斯丹太让人失望了,他应该锻炼成塔那卡医生那样。温蒂用嘴让头润滑。她开始它的尖端,用舌头遍整个头,然后整条

 他握住,挤她的脸。她他们,惊讶它们的巨大。温蒂从头至尾亲吻了一遍,又把它含入口中。当到她的喉咙并几乎让她窒息的时候,甚至还没有含到1/4。

 她放松了一下喉咙,一点点的,含入了1/2。她开始快速动她的头,同时来回在嘴外面的部分。

 尽管她如此地卖力,他仍然坚持了很长时间,几乎让她筋疲力尽。他有了点预感,除了他的已经比几分钟前更大了之外,他的看上去好像在她的喉咙里做活运动,她感到她的胃部也跟着动了起来。

 的时候有一丝恐惧,她觉得是倾灌进了喉咙。尝到在嘴上的,那是她品尝过的最美味的东西。

 她扭动着部,下从嘴边下的。但是他仍然没有停止,从她喉咙出时,她拚命他的,确保每一滴都能落在她嘴里。

 突然她极度兴奋的尖叫起来,让最后出的在了脸上。温蒂用另一只手疯狂地摩擦自己的部。后,一种罪恶感冲击着她,恐惧中她离开了他那仍然坚硬的

 “我干了些什么啊?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梦吧,我的上帝!斯丹…”

 “你太胆小了,但是我能理解。你没法控制你自己,马赛人的是很难让人抗拒的。

 我以后不会在你面前体了,但是你口的技巧很,只要你愿意,我会继续让你为我服务的。”

 温蒂看着他离开,回到家里哭了起来。但是罪恶感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到了周末,她又开始想为那黑人口了。  M.ebAxs.cOM
上章 巫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