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柯 下章
第五章
 美女呻着说出许多污秽的言语,似乎是被男人们给调教过,她的脸蛋十分姣好,一看上去就不像是会口出秽言的女子,但在毒瘾发作的同时,一切的模样都完全变调。

 君茹闭上眼睛看都不想看,而且开始恨周警官为何让她看这样的画面,但大约过了五分钟的时间后,室里的女人开始发的呻时,周警官却又摇了摇君茹要她注意看。

 “哈、哈…哈…要…要出来了…啊…”似乎是受到下体不停送的关系,让这名美人很快的就要达到极度兴奋的高,她身体疯狂的搐着,肢体拼命的不停颤抖,就连死命抓住她双脚的那名警员,都快支撑不了她。

 “啊哈、啊哈…啊…”就在这时,女人的双间竟然大量的白色的汁,而且只要稍微的摇晃那对硕大的巨,里面的体就的越多…

 “喝…喝…”就在同一时刻里,这个女人也同时达到令人难以想像的高,她双眼完全的失神,嘴里不停出唾,甚至…除了双主动滑的外,还出现了难以想像的浑身痉挛、小便失情况。

 “这…这…”“我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时也吓了一大跳,更让人吃惊的是,在她被卖来台湾的两个礼拜前似乎还仍是‮女处‬呢,她原本身材只有c罩杯不到的部,但你看她现在不但大的离谱,而且里面的特殊汁…根本就是成了人体加工过的混合毒物…”

 “混合毒物…?”“就是这个。”周警官再度晃了晃手中的白药瓶,继续的说道。

 “她的腔内被彻底的改造过,生育用的子房都被完整的摘除了,在房的这对特殊矽胶囊袋内,被注满了这种‮物药‬,只要一两天不、不把药挤出来的话,她的身体就会像这样完全的疯狂…”

 “什…什么?”君茹脑子里完全模糊,不肯相信…在真实的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是完全新型态的犯罪,不仅利用‮物药‬来控制女人卖,女人前所产生出来的汁,还具有快速让人成瘾的效果,只要尝过了一次这种滋味…任何男人都会变成俘虏…”

 “与其说是俘虏,不如说是新变种的贩毒生态!”身后一句严肃的声音,替周警官把接下来的话,给续下去。

 “检、检察长。”“嗯…”检察长突然的出现,让君茹感到有些讶异。

 “傅检察官…相信你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如果放任让这种事发生的话,相信不到一年的时间,全台湾就将笼罩在毒品与犯罪集团的掌控之中…”

 “不,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绝对不可以!”君茹体内的正义感立刻发出了强烈的反应,不可以,她绝对不能允许玩女人身体的罪犯继续为恶下去。

 “没错,因此我们很需要你的帮忙…”周警官也顺着君茹愤慨的话锋接下去说道。

 “需要我…?”“这件事目前还不能在媒体上曝光,在事情彻底暴开来之前,我们需要你代替她的身份,帮我们查出罪犯的首脑…”

 “我…”君茹眼睛瞪的大大的,由昨周警官拜托她一定要打扮的像“野

 一样就令她纳闷不已,如今说要她的帮忙…究竟是帮什么忙呢?“我们已经接收那名搭载此女的马夫转为线民,据我们了解,此女不仅外观体型跟你颇为相似,而且刚落地台湾不久,接触过的兄弟、贩子并不多,非常适合假借她的身份混进去调查…”

 “不!我只是个…”君茹想说她只是个起诉案件的检察官,根本没当过什么卧底的探子…这…这似乎太为难她了一点。

 “我知道、我知道,这种事本来也该由特殊‮物药‬管理局直接接管,但一来事态紧急、二来你也知道,我们国家起诉案件的审理速度不仅费时隆长,而且弊病百出,一旦真的抓到人、取到证据,还得再受更三审…搞个不好、说不定还得再过两三年的时间才定的了罪…”

 周警官的话,令君茹无法辩驳、内心完全同意他的说法,由她开始接触法律之后,就对于司法许多的犯罪漏,不以为然。

 “除非我们有更强有力的或直接的犯罪证据来定他们的罪、抓住罪犯的‘首脑’,因此我们必须有个人潜入到他们内部,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只要能窃取到重要的讯息,其他的事就由我们来办…”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君茹的内心似乎已经有些被打动了,只要是关于正义的事,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拒绝。

 “这点…可能会对你有点牺牲,但另一方面来看,这也是对女人本钱上的一大投资呢…”

 周警官与检察长互望了一下,跟着神秘兮兮的笑了笑,似乎,有什么不好意思言明的事,即将就要发生在君茹身上。

 “到底是什么事?”“就是在这里…”周警官指了指君茹的部,然后小小声的对她说道。

 “不…不要…我绝对不要!…”君茹反抗着,她绝对不愿意答应周警官所说的条件,但,内心极度的正义感,却又持续着上演她每天不断的矛盾与冲突…

 六月二十七。“就是这里吗?”一名女子跟着开车的马夫来到一处平凡的摩天大楼前停了下来,这大楼外观看来豪华而气派,出入者皆是最高级的房车代步,实在让人很难想像,里面会有跟犯罪、贩毒集团有关的事情发生。

 “这边上面就是潭区的总部,所有‘女仔’一个月都得来这里一次,我身份不够,只能载你到这,至于上去后会发生什么事,可自己放机灵点…”

 进入大楼的电梯后,马夫领着君茹通过几处暗哨,跟着就把话给讲明了。

 那名马夫话说的直接,君茹心里的压力可增加了不少。如今的她,是才刚接受完完整的丰手术,自己的一对房顿时变得像那名毒瘾发病的美人一样,有着令人着不已的肥硕巨

 “傅小姐、傅小姐听的清楚吗?”君茹耳边的小型耳传来周警官的声音。

 “嗯。”君茹的脸颊还红润不已的应道,走路姿势十分别扭,似乎…下体有什么异状一样。

 没有知道君茹的内心在想什么…越来越暴的模样,令她越来越受不了被窥看的望…

 “等会你只要把窃听器放进去,多注意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还有,不要想冒险,他们可是都有械的呢,记住,我们就在隔壁的房内注视着你,一有什么意外,我们会立即冲进去的…”

 “我知道了…”君茹应了一声,但一想到等等得用这副模样见人…脸上就有点难为情的红了起来。

 她身上穿着跟当天审问室的美人一样,是件极为感、冶的薄纱衣物,为了更加符合前一对遮掩不住的肥美巨物…

 在众人的说服之下,只好牺牲君茹个人的自我意愿,彻底的将它隆成一样硕大感的模样。

 “等等…你是谁?以前怎么没有见过?”没想到才刚进门没多久,君茹的身份就立刻受到质疑。

 “我是…小…小…”君茹浑身冒着冷汗,她可从来没有受到间谍般的训练,连要说出伪装身份的名字都吐吐的。

 君茹紧张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深谙军械的她,已经隐隐发觉看门者袋后着一把改造过的九零手

 “让她进来,也差不多该到受不了的地步…嘿嘿,她是前不久才刚下地的‘鲜货’,让她进来吧…”

 突然里面传来一阵声音,似乎是看门者的上司,只见门口的男子应了一声是,便放君茹进去。

 眼看面前的男子年约三十几岁,一脸枭琐,看也不看就要君茹光衣服躺在像似医疗台的上头。

 君茹飞快的犹豫着,她刚刚虽然已在房间内沿途入隐藏的窃听器,但…如今要她主动去自己已经快要暴光的衣物,还是十分挣扎的难以做到。

 “怎么?”丑陋的男人似乎觉得有些讶异,但也许是他平时就见过太多“女人”的关系,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君茹是假冒的,只不过疑心既起,手指却突然的伸进君茹下体的内…

 “啊!”君茹大叫了一声,但紧张不已的她,竟然看见男人的手指上,满满的沾着大量自己的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在别人与自己面前,看见如此大量的、羞的汁

 男子竟然得用眯着眼才看的见自己手指,似乎有很深的近视或老花眼,用鼻子闻了闻,这才笑道。

 “嘿…不错,就该是这种味道,已经很忍受不住了是不是…小女…”

 丑男猥亵的问道,一面将指尖的水放在嘴内仔细的干净后,才擦了擦嘴、手指灵活的准备着手边的手术器具。

 君茹不明白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自己的体已经到了什么样地步?她不敢多想,强住想破口大骂的情绪,竟转而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小女已经受不了了…请快帮我检查吧…”君茹一面红着脸说,一手却偷偷的在医疗椅下,贴上了隐藏式的窃听器。

 她脑子里闹烘烘的,知道现在绝对不能穿帮,周警官也曾详细代、让她模拟过卖女们服从时的说话语气。

 一方面除了替自己的机警庆幸,一方面似乎可以感觉到耳边的‮听监‬器那头,隐隐传来周警官等人的难以隐忍的笑声。

 “嗯…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听话最好,躺着吧…”丑男打了打几下手中的针管,在君茹还没犹豫好要不要接受时,已经用手摸到她的血管,一针以迅速无比的速度,给打了进去。

 “你…啊…”很快的…君茹只觉得脑子快速的沉重下来,连要求救的意识都没办法提起,就这样…再度迷糊糊的踱入到睡梦当中。  m.EBaXS.Com
上章 南柯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