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柯 下章
第十一章 回不了头(全文完)
 载着杏二人的车很快的到了一间私人别墅,这里,是全台湾散布特殊毒品“快乐”的集散中心。

 今天,所有重要的罪犯人物都来到了这里,他们全都等着来分配由泰国直接生产“快乐”的实验总部,所新运来的新品种毒品。

 “好了…终于到了,在机场时快把我吓出一身冷汗,这女人真是的可以的独一无二,连走在路上都随时想跟我呢…哈哈哈…”与杏随行的男人笑得捏了捏杏肚子,只见杏痛苦的似乎马上就要“发”出来了。

 “啊…啊…快帮我解开…快…”杏不停的哀求着,眼神焦急的模样,似乎痛苦已经不能忍耐。

 “等等…杏,今天难得在场有这么多贵宾到,你是不是该自我介绍一下呢?”

 “是…是。”杏一听见别墅主人的指示后,脸上立刻强忍着收住急迫难耐的神色,颤抖的抚媚的笑容,一一的对在场的人物问候。

 “午安…各…各位好,我叫巨杏,是个有着一对子的臭‮子婊‬…”

 杏的逻辑似乎有着严重被奴化的意识,尽管内心仍出现一丝丝抗拒的神色,当说出这样无而下的话时,身体却跟着颤抖起来,好像隐隐的有爱出来一样可怕。

 “我今年才刚‘七个月’大…是一条被主人眷养的小‮狗母‬,我最爱男人的巴…只要闻到味道,这里就会受不了…”

 杏一边自我介绍着,一面却摇摆着充满惑的美丽体,像在勾引着每一个人犯罪一样,但在“表演介绍”

 一结束,她的眼神中又再度充满急迫难耐的渴求,望着这里的主人哀求道。

 “嘿嘿…齐老大,你的这条‮狗母‬训练的真够劲啊,嘻嘻嘻…才短短七个月,就能调教成这副模样,让我也好像要一头啊…”“嗯,好了,帮她解开吧…”身为主人家的齐老大出十分得意的神色,示意手下将杏身后的拘束给解开。

 “是。”“小心点啊…嘻嘻嘻嘻…”一旁随行的男人似乎不怀好意的提醒道。

 “啊啊!…恶恶恶…”就在一名男人解下股上的内时,一条黑的假茎竟然立刻由杏的眼内出去,跟着大量大量的白色体与黄褐色的秽物,夹带着几条白白的东西,一起冲出到女人的门外。

 “他妈的犯!这女人的我到处都是!”一旁的男人举脚便踩向杏的肚子上,只见杏哀哀的大叫几声,腹的力道没多久就把满肚的恶心东西吐个光。

 “喔…喔…用浣肠来运毒?哈哈哈…齐老大,我还真的不能不佩服你啊…嘿嘿嘿…”一旁组织的成员对着首脑人物恭维到,第一次,他是第一次见到如斯可怕又美妙的犯罪方式。

 “嘿嘿…”齐老大捡起其中一条白色的塑胶条,剪开胶膜后倒进两种态的混合毒品,跟着白色的浓稠竟慢慢的变成透明,似乎能够确认的确是纯正的“新快乐”毒品没错。

 “这是更高纯度的快乐主成分,嘿嘿…由她肚子里八条的份量来看,我们还可以再混合制出将近四百公升的快乐呢…嘻嘻嘻…”“四百公升…哗…那不就是将近有一整年的份量吗?嘿嘿…这样…我们不是非得更快把女人都改造成奴不可,到时全台湾的女人不就全都得为我们卖了,哈哈哈…”一名毒贩嚣张的笑着。

 “啊啊…好…好…里面死人了…啊哈…哈…啊…”杏在排的同时,似乎潜藏在浣肠里的毒素也快速的侵入细肌肤的微血管中,爆发开来的毒瘾快速的与满身烂混乱不堪的情愫,织成无法自主、深深渴望的变态体…

 “你这女人真是厉害,竟然夹带着一年份的毒品闯关进来…嘻嘻嘻…以后还可以给你一个封号,叫‘孕毒母猪’你觉得如何?”

 “我是孕毒母猪?…我是…我是母猪…求求你…给我你的大巴…给我大巴…”

 男人的话让杏身体剧烈的抖了一下,不过她好像很依赖用不停的来抚平过多“额外的”

 刺,似乎只要跟男人,就可以忘记一切似的。

 “嘿嘿…怎么会有这样下的女人?这样的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

 “嘻嘻嘻…可不是吗?”“只要给我巴,我什么都愿意…”这些男人全都在一旁观望着,没有主人家齐老大的同意,谁也不敢向前一步,这点,让杏很快的就变得更加激动与失控。

 “这女人是哪里找到了,不仅身材像模特儿一样,脸蛋还不比我当家的花奴差,嘻嘻…齐老大,看来你这次可捡到宝了…”

 “嘿嘿…这个女人本来是北台湾潭区总部的‘近视猴’在大陆所掳获的,没想到猴仔被警方杀后,这个女人也被关了起来,才关没几个月,重度的毒瘾就把她搞成这样…”

 “喔?…”“是啊、是啊…不过,她的毒瘾发作症状可跟一般奴不太一样。”

 “嘿嘿,这可是花了我好一番功夫呢…后来北庄兄弟把她们接出来时,这‮子婊‬一个人居然敢在我的地盘上卖,我这才发现到,原来她是这么样的好货,嘿嘿…等一下你们用过后,就会佩服我死去的兄弟‘近视猴’是多么样的好手艺…”

 “是吗?”一群男人早已围着杏忍不住的想指染她,这些人被她特殊的气质与不堪的性格完全的吸引住,才一听齐老大不介意的语气,靠近的两个毒贩立刻就抱起杏的身体疯狂的弄着。

 “哇…后…后面…好…好不一样…啊哈…”杏后门的男子突然大声的叫了出来,好像后面的眼动有什么古怪一样,才了几下竟不敢动,深怕自己在众人面前变成了三秒一次郎。

 “别停…我还要…进去,翻我、死我…啊哈…啊啊!”杏可怕的堕落个性完全的表无遗,在场的每一个男人,几乎没有人可以缩回自己那不知不觉中已经肿到发痛的硬

 她的前后似乎都有着一股魔力一样,住男人的茎时,一股再也舍不得放出来的拼命‮弄套‬模样,根本不是任何娼妇假装的出来呢。

 一种天生下来就无比的强列感觉,一点一滴的由她丰腴曼妙的肢体中,摄住了在场每一个发情男人的心神。

 “嘿嘿…没错,她的后门被我仔细的改造过,这个女人来找我时,竟然苦苦哀求我,一定要帮她的门肠道改造成这样,还说是当初近视猴未完成的手术,当时,我还真的吓了一大跳呢…”

 “是她主动求你?”众人有些不肯相信的问道,不肯相信的是,还真的有女人天生这么样无又犯的?

 “嘿嘿…我可是花了一亿多元才把她那个地方改造成现在这样,紧缩滑润的程度可说是世间没有一个女人能比得上,这是有着超级魔力的神秘眼…嘻嘻,而也只有她,可以替我把泰国那边生产的毒品运到这里来…”

 “喉喉…那她可不就真的值钱了…哈哈哈,齐老大,你可真是会做投资啊。”

 “太…太刺了…、要了!”一名男人由眼内发了,跟着许多等候中的男人,立刻就递补掉他的位置。

 “死我…死我…啊…”由杏身上到处充满黏滑溜的体中,不停混合着各种男人洒而出的,混着自己全身洒落一地的汁、水与黏膜汁等等,组合成一幅…天底下最合画面。

 “别动!”就在所有毒贩们举手叫好的玩杏时,突然间,门口前的大门竟被猛烈的给撞破!

 “警察!别动!”突来的意外让毒贩们全都措手不及,连主人家的齐老大都难以置信,到底…警方是如何通过自己安排下那几道层层严密的暗哨把关呢?

 “全部都给我铐起来!”带队的首长是周警官,是那名曾经拜托君茹前去卧底,亲手杀过毒贩“近视猴”的男人。

 “给我仔细点清楚,对着你们手上面的名册,半个人影也不准给我溜掉!”周警官大声的指挥着。

 跟着,他既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做的走到一名仍躺在地上颤抖的女人…在那名被彻底玩过、身体几乎就快要被玩烂、捣烂掉的巨杏面前。

 “傅…傅小姐…”“…”杏没有回答,两眼依然只有空,嘴角还痴痴的在傻笑着。

 “你…你…来人,给傅检察官一件大衣,快点给我盖上!”周警官竟然声嘶力竭的大喊道,声音里有些哽咽的意味,别过脸,十分不忍心的再度亲眼目睹着自己曾经…心仪过的女人。

 三个月前,当所有有关快乐毒品消息毫无进展的同时,傅君茹却突然的出现了。

 她没有跟任何人见面,只打给了周警官,告诉她自己可以提供十分有力的证据,并且已经有了泰国方面的相关资料。

 跟着,她就又突然消失不见了。直到一个多礼拜前,傅君茹竟然又再度的出现在周警官眼前,并且,告诉他所有有关犯罪集团的分布点与名册,周警官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因为,她的人、她的气质…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说她已经不叫做傅君茹,她现在的名字,叫做巨杏。周警官完全的发楞了…那种感觉…好像一个美好的女人被人谋杀掉,再把另一个秽不堪的生物,强行入这个曾经拥有完美曼妙的身躯里面。

 他不敢再多看,他脑子里某块东西正在被侵蚀着,他必须用指挥部下来让自己忘却…躺在地上不停呻话语的,是个曾经叫做傅君茹的美丽女人。

 他恨死这些制造毒物的人,如果可以,他要一个一个的都判他们最惨酷的极刑!

 “我一定会让她复原的,我应该想办法让她回复成以前那样才对…”当周警官回过神极力鼓动自己要救出君茹的灵魂时,地上的女人却早已经不在了…

 “傅小姐…傅小姐!”周警官慌张了,谁也没有注意到,正在一伙人紧盯着每一名毒贩时,傅君茹…究竟是何时消失不见的。

 “傅检察官…快回来!我可以帮你的…我一定可以帮助你的!”

 “傅君茹!”声音,回着男人的遗憾,错过了一次机会,永远失去了一个女人…十二月三十一

 ----

 “这…这里是哪里?”“嘿嘿嘿…你清醒了吗?”一名头上带着奇怪头盔,上头满奇特管线的男人缓缓的说道。

 “你…”“听不出我声音?”“你…你是主人…是!你是主人!”女人一听完对方的话竟立刻的跪了下来。

 这声音的确就是自己梦中的主人,但是已经有四个多月没做过任何一场梦的她,早已模模糊糊的记不清楚主人的模样了。

 “嘿嘿…你的意识力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强韧…嘿嘿…真不枉我把你当成唯一的实验对象…”

 “实验对象…”女人不明白的疑惑着。

 “现在,我该叫你傅君茹好?还是巨杏好呢?”

 “我…”女人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不管在真实与虚幻中,傅君茹与杏这两个生命已经牢牢密不可分的存在于她的身体内了。

 “这是我所发明的梦想时光机…”主人拿起了一台跟他头上一模一样的头盔,并且让女人自己带在头上。

 “你额头上的这个就是通往梦境的钥匙,嘿嘿…你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有作梦了是不是?”

 “…”“只要你把我额头延伸出来的那条线在你的脑袋里面,从今而后…你就可以不用活在真实的痛苦之中,永远、永远的…存活在属于自己最渴望的甜美梦境里面…”

 “但…你也将永远的活在我的梦境里面,成为我的一部份,再也不能分开…”

 主人用着十分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慎重的说道。沉重的话语让她浑身难以克制的发出冷颤,她的脑海中快速的飞越过这一生中所曾发生过的事。

 这条管线…就好像隔绝她与这个世界的通道,从今天以后她就将是属于一名虚幻而不存在的“人”了…

 犹豫?没有犹豫…只是悲伤,不知该为何感到悲伤。相对无语,这是一条再也回不了的路,然而,在很早已前开始,她就已经注定回不了头了…

 “已经做好决定了吗?”主人再问了一次。

 “嗯…”女人轻轻的应了一声,扬起了微笑,从今天开始,她就再也不用为自己,感到担心与害怕了。

 【全文完】  M.ebAxS.cOM
上章 南柯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