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戴绿帽的姐夫 下章
第三章
 两人干柴烈火一般,进了门就滚在一起,开始衣服,拥抱着接吻。然后一边摸着走进卧室,倒在上,开始了剧烈的运动。由于我本来就经验不多,加上一天以来周姐的刺还有路上的调戏,居然,惭愧啊,不到十几分钟,我就没忍住,出来了。

 周姐正呻的进入情绪,感觉很,结果我就出来了。周姐好不扫兴,嗔怪道:“讨厌啊,人家还要嘛。”

 小乖乖,这句话绝对是对男人杀伤最大的经典语句。我着急啊,恨自己怎么这么快呢,我赶紧稳住周姐说:“都是姐姐太厉害了。不过没关系,稍等,两分钟就好。”周姐瞪着眼睛看着我:“两分钟?好,我等着看你哦。”

 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我只有硬着头皮,笑着说:“还是需要您帮帮忙的。”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周姐的丝袜腿,一边把小弟弟*在她的腿上,来回的蹭。周姐低头看着抱着她的腿的我,笑着倒计时。

 “还有一分半钟咯。”我抚摸着周姐的腿,心里越急下面越不争气,平时看到周姐的丝袜我都能硬的铁一样,这会怎么搞的呀。我作势略带哭腔的对周姐说:“周姐,要不您给姐夫打个电话吧。”

 “啊?喊他干嘛?怎么你认输了么。要我回家找他么!”周姐语气中有种不高兴“那我回去咯,不争气的东西。”“不是,不是啊。”我赶紧说“姐姐你误会了,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只是什么。”周姐直直的看着我。

 “只是,”我怯怯的说“我只是对你那么对姐夫,有感觉。你打个电话的功夫,我没准就…行了。”“哦?他还有这功效?”周姐忽然笑了“要是真的,赶明儿就把他当伟哥卖了。”“试试嘛。”

 我一边努力抓紧时间刺自己,一边去把周姐的电话拿了过来。“我站在下,周姐坐在边,一手握着我软软的小弟弟,一边拨通电话,”喂,嗯。是我…我在外面,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周姐一边说,一边看了看我,手里慢慢的‮弄套‬着我,我感觉自己有点点感觉了。周姐有点不相信我说的,感觉我的小弟弟并没什么变化。

 “你别管我在哪,我在朋友这里,晚上不回去吃了…可能晚点。你把前两天的单洗了吧。对了,还有我昨天的袜子和内

 “我听到这里,下面明显的有点了。周姐也发现了这个变化,‮弄套‬的手缓缓的加了点力气。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看着周姐。周姐眼睛一转,干脆按了免提。

 我也听的到了他的声音,同时,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了。电话那端传来姐夫的声音“那个,老婆,我,我可以手么。”

 我听了这句话,差点叫出来。周姐的驭夫之术真不是一般。周姐得意的一笑“呵呵,洗干净内和袜子,批准你手,但是不许。晚上我回去检查。你要是少一点粮,看老娘不废了你!”

 “啊?可是,可是,不,光手,很难受的。老婆。”“嗯?不愿意么?”周姐的声音冷冷的“不愿意算了,不是看你昨天晚上的份上,我还不批准呢。”

 此刻我的下面已经硬的钢铁一般了。周姐示意我坐在她旁边。然后把腿搭在我身上,牵着我的手抚摸她的下面,一边地啊。

 “愿意,愿意。主人。我愿意。”姐夫赶紧答应道。“货,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东西。妈的一点出息都没有。”周姐的身体在我的抚摸下有了点反应,平时很庄重的她居然对着电话里自己的丈夫大骂脏话。

 “是,我是货。我对不起你。求你。别生气。我什么都愿意。”姐夫的声音有点变了。“是么。”姐姐忍不住小小的呻了一下。“让你戴绿帽子你也愿意么。”“这…”姐夫迟疑道。“怎么,硬了吧。”“是的,主人。”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夫该了称呼。“货,我问你话呢。让你戴绿帽子你愿意不。你足不了我,难道不愿意找个别的男人足我么。”

 姐姐一点说,一边用手抚摸我的下面。微微笑的看着我。小声的用口型对我说“还真有效。”我微笑的点点头。继续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别,主人。我,我真的不知道。”姐夫几乎带着哭腔了。“!”周姐生气的大骂了一句。吓了我一跳。

 “你个乌,自己足不了我,也不愿我享受,你怎么想的。是不是脑子坏了。是不是这几天对你太好。还手呢。别整了!洗衣服去,洗好了自己把手铐起来等我回来收拾你。”

 周姐的声音仿佛真的生气了。“别,主人,您别生气。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愿意。我愿意让你。”

 “是么,即使给你戴绿帽子么?”周姐的声音又恢复了冷漠。“是的,即使给我,戴绿帽子。只要,只要那个男人能足你。”姐夫的声音仿佛没了生气。

 “呵呵,好啊。这可是你愿意的。我明天就给你戴一顶回去。货。”周姐戏谑的嘲笑他。“是,主人,只要您,你怎么都可以。”

 “少来这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就像这样,你还不是。是不是。”周姐诘问道。“我是为了你才去找男人的。你知道吗!”

 “是,是我喜欢,谢谢您,主人,谢谢您给我戴绿帽子。”听着这对夫的对话,我几乎合不上嘴巴,原来姐夫这样的一个人。我都有点鄙视他了。

 “那么,让你伺候我和野男人做呢。你愿意么。你用你的嘴巴伺候我们的下面。愿意么。”周姐悠悠的说。

 “我,我,我愿意。”姐夫迟疑了一秒钟,然后重重的答应道。我想他一定不知道现在我在听着,否则一定不会这么说的。

 “果然是货!妈的。赶紧爬来xx路xx街xx小区6单元415,十五分钟,赶快!”周姐说完就挂了电话,翻身骑在我腿上,抱着我的头,重重的吻下来。我刚还在惊讶她报出我的房子的位置之中没回过神来呢,这会又被她的强势舌吻打击的没有无感六识了。

 足足吻了一分钟多,我缓过来。还是惊讶的看着周姐“姐姐,他,他,他要来啊。”周姐得意的晃晃身体“是啊,怕了么。”

 “怕?怕什么。我才不怕呢。”我说着用力的顶了她一下。周姐假装哎呦了一下,伸手摸摸了我的下面“哇,好硬啊。”

 忽然电话响了,周姐拿起一看,是姐夫打来的。于是又按了免提。

 “喂,啥事。”“嗯,啊,老,老婆,哪里是什么地方啊,不会,不会真的让我…”姐夫怯生生的声音,略带颤抖。

 “咋了!反悔了?刚才不是答应的爽快的么。”姐姐冷笑着,一边看着我一边说:“给你十五分钟,你不来别后悔。”说着又挂了电话,完全不顾电话里还传来姐夫又在说什么…

 我就这么做在边,周姐骑在我的腿上,抱着我的头,我埋进她的口,享受着这个成女人的怀,贪婪的,忘记了时间。

 大概过了十分钟,也可能是十五分钟,电话又响了…周姐皱着眉头,接了电话。“喂,又怎么了。到哪里了。”周姐的语气似乎笃定了他一定会来。

 “我,我在门口了。要敲门么。”我从听筒里听到姐夫的话,都快笑出来了,原来,前天那敲门的命令,这会儿还有效啊。周姐也笑了出来“好,我来给你开门。”周姐于是站起了身,提起高跟鞋,对我按了按,示意我不要站起来,自己走了出去。

 我心里七上八下,如今这局面,我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怎么面对啊,十万个人里不一定有一个人有我这么独特的遇吧。

 我没来得及多想,外面客厅里就响起了声音。先是开门,接着应该是姐夫走了进来,两个人的声音,然后关门。他们并没有进卧室“跪下。”周姐的声音。借着周姐的脚步声,我想姐夫应该跪下了。

 周姐仿佛走到了沙发边,我打开一点点卧室的门。看到姐夫背对着我跪在周姐的脚边,周姐随便批了件外套,下半身只有腿上的丝袜,就这么大方的坐在沙发上。周姐低头看着姐夫“知道为什么喊你来这里么,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家么?”

 姐夫抬头看着她“不知道,老婆。”姐夫好像有点怕,身体有点颤抖。周姐看着他,笑了笑说“不知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要来伺候我和野男人**的么。给你戴绿帽子。你猜这里是谁的家啊。”

 姐夫开始流汗,周姐伸出右脚,温柔的擦拭他脸上的汗水,一边擦一边说:“喜欢么,不是你想要的么。”说着把左脚踩在他的两腿之间。姐夫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

 “这里是小李的家,就是前天在我们家吃饭的那个李总的公子。”姐夫低沉的重重的回答:“嗯。”周姐看着他继续慢慢的说:“丁文,愿意伺候我们么,用你的嘴巴为我们助兴,用你的嘴巴帮助另一个男人足你的老婆。”  M.ebAxS.cOM
上章 戴绿帽的姐夫 下章